未来可期|身份的新维度:每个人的数字分身时代即将到来-九游会真人第一品牌游戏合营

胡逸
2023-10-20 10:04
来源:澎湃新闻

最近的一次长沙之旅,让我对数字虚拟人有了更深的了解。

回想2022年3月,我写了两篇探讨虚拟人的文章:。经过一年的时光,结合我在长沙参观两家科技公司的亲身体验,我想跟澎湃科技“未来可期”专栏的各位读者,分享一下我对数字虚拟人的新见解。

我参观的第一家公司是万兴科技。这家a股上市公司被视为“中国版adobe”,原因是它在数字创意软件领域的突出表现与adobe相似。万兴科技旨在为全球海量新生代用户提供简单高效的数字创意软件、潮流时尚的创意资源和丰富多元的生态化服务,助力每一位新生代创作者将头脑中的灵感转化为可见的创作。

我特别对他们的“万兴播爆”aigc产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该产品包含了180多种来自不同国籍和种族的数字人形象,同时支持超过120种配音语言。它提供了“真老外”数字人、个人专属孪生数字人定制以及新创意的“外籍模特”数字人定制三种服务。在这里,我为各位读者稍微解释一下,就是客户可以选择一个真实的外籍模特形象、克隆一个与自己相似的数字人形象,或设计一个在真实世界中不存在的外籍模特形象。目前,他们的主要客户是跨境电商卖家,帮助他们使用虚拟主播进行大规模的视频制作。

在“万兴播爆”及其类似产品出现之前,商家的痛点是实景拍摄的复杂性和高昂的成本。传统的实拍方式需要专门的拍摄场景、花费重金雇佣外籍模特,且经常因语言翻译障碍而增加拍摄的难度。此外,后期剪辑制作既耗时又昂贵,使得整个生产过程的成本居高不下。

但随着“万兴播爆”这种工具的问世,一切都变得更加简单和高效。这些工具利用aigc和虚拟数字人技术,使商家能够快速生成虚拟主播。更令人称奇的是,商家还可以在软件内轻松完成换配音、换语言、换模特等操作,为观众提供24小时不间断的产品推荐和介绍,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和质量。

我去的第二家公司名为芒果幻视科技有限公司。这是湖南广电旗下的全资国有企业,是芒果系在vr、ar、mr等拓展现实领域的头号战略布局。公司的愿景是成为集xr虚拟制作、数字人研发、区块链技术底层研发、数字孪生软件开发、虚拟内容运营为一体的综合型新兴xr科技公司,同时也为芒果品牌打造一个独特的元宇宙。

芒果幻视的代表作品就是为湖南广电创作的数字主持人——小漾-young。这位高度仿真的数字主持人,每周都会在《你好,星期六》中露面,已经成为国内广播级数字主持人的标杆性产品。不仅如此,芒果幻视还与另一大型芒果综艺节目《全员加速中》合作,打造专属元宇宙虚拟内容环节。从长沙回来后,我特意看了两集新一季的《全员加速中》,里面的元宇宙鼓浪屿比特空间的设计,出乎意料地奢华和前卫,让人感受到强烈的科技未来感。

接待我的芒果幻视总经理,在微信上使用“乌托帮主”这一别致的昵称,他的签名则是“自己是数字孪生龙”。从这微小的细节,我可以捕捉到其背后的宏大志向——他们所追求的,绝不仅仅是助力传统的电视综艺。

深入交流后,我了解到他们正在积极筹划搭建“芒果幻城虚拟社交系统”——芒果系的元宇宙平台,它也是湖南广电在5g时代的核心战略布局。在芒果幻城中,用户足不出户,可以轻松体验芒果系的生态内容。用户可创造个性化的虚拟空间,购置地块,建造各具特色的房屋楼宇。并且,芒果幻城将整合芒果系的娱乐资源优势,邀请大家耳熟能详的明星和虚拟人进驻。一方面,它借助融合沉浸的音乐和动感迷幻的视觉效果,搭建了虚拟秀场,邀请明星和虚拟偶像参与其中;另一方面,它还会联动热门综艺,让用户通过vr技术直接进入真实的综艺现场,与心爱的明星近距离接触,挑战元宇宙虚拟音乐竞演秀“歌王”。

湖南广电一直站在创新的前沿,是一个不断创新的媒体巨头。从十年前的“湖南卫视”到如今的“芒果tv”,他们曾创下了“凡有华人处,必闻芒果声”的传奇。而现在,芒果幻视无疑是他们为未来做出的新的布局。从“芒果tv”跃迁到“芒果幻视”的变革,预示着未来的电视台,将与今日截然不同。

参观完这两家先锋科技公司后,我对2023年及其后的数字虚拟人趋势有了一个大胆预见:拥有个人的数字分身,对我们每个人来说,可能已经不再遥远。

元宇宙的发展核心理念之一,便是每个人都应拥有属于自己的数字化身。只有拥有了自己的数字分身,我们才能真正融入并活跃于元宇宙之中。在我看来,元宇宙内的居民可以被大致划分为两大类。第一类,基于真实人类,利用尖端技术打造出与真人外貌、行为高度相似的数字形象,我称之为“数字孪生人”。第二类,则不以真实人为基础,而是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创造出的原创虚拟形象或与二次元角色相似的形象,这类我称其为“数字虚拟人”。

若元宇宙想要真正普及并蓬勃发展,关键在于如何低成本、高效率地为每人创造这样的数字分身。而当我们开始深度探索、体验元宇宙——比如在其中召开会议、办公工作时,每个人的数字分身将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近期,我注意到好几个与数字化相关的的大会,都有一个共同的趋势:数字人成了这些高端会议的主持人或共同主持人。例如,在2023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中国电信的数字人“数数”与资深主持人康辉一同主持了开幕式。同样,在isc 2023第十一届互联网安全大会上,360公司推出的数字主持人“可心”登台主持,作为首位数字人嘉宾,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尚冰也以数字人形象参与致辞。在一个分论坛中,数字化的“马斯克”甚至与证券时报的记者进行了现场互动。

看似这只是技术与现实的碰撞,但更深层次地看,这预示着数字人正逐渐成为千行百业不可或缺的新工具。想象一下:结合传媒、金融、医疗、教育、影视、政务、直播、零售等多个领域,千行千面的数字人将成为新的交互界面。随着chatgpt、文心一言等大模型的进化,数字人也同步进化为融合语言理解能力、表达能力和智能交互能力的数智人。数字人工作时间无限制、出错率少、后期维护成本低,这些优势都能为产业带来发展契机。

以腾讯在数字人领域的布局为例,除了常见的服务型数字人——例如数字主持人和数字客服,他们还引入了身份型数字人,包括沉浸式的线上营销代表和数字ip员工。这些数字人既可以是勤奋尽责的工作伙伴,也可能是颇具吸引力的网络明星。事实上,数字人正在成为一种新兴的“硅基”劳动力,与现实中的自然人、各类机器人一道,共同参与、互动并合作,共同塑造一个充满可能性的未来。

在数字化的时代,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数字人来体验自己生活的另一种可能性,这如同开启了一个个人生的副本。设想你的a版本——那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学者,他步入元宇宙的校园,自由选择研究课题,或许那里他能遇见同样热爱知识的伙伴,一起探讨哲学或研究星际物理。

而你的b版本,则更加憧憬童话般的冒险。他可以轻松地走进迪士尼乐园,与米老鼠、唐老鸭等经典角色畅玩,享受那纯真的快乐。每个角落都留下他与虚拟伙伴们的欢声笑语。

当提及c版本,它更像是你内心深处的冒险家。在去年,浙江省文旅厅便推出了“元宇宙游浙江”的项目,让人们有机会在这个虚拟世界中畅游西湖、普陀山、渔光之城等名胜古迹。而c版本不仅满足于此,它更进一步探索元宇宙的边界,在广袤的游戏领域中寻找机会,可以是一名骑士,或是一位魔法师,在游戏空间创建一个与现实平行的生活,结交朋友,甚至有了自己的家族和事业。

随着技术的进步,这些曾经只存在于幻想中的副本生活,如今逐渐成为现实。无论是学术探索、纯粹的娱乐,还是冒险挑战,数字化的世界都将为我们打开了一个个全新的大门,让我们有机会以不同的身份,体验不同的人生。

数字人,作为当代新兴的劳动形态,呈现出开源、无限供给且不参与人类资源分配的特质。然而,我们不得不思考:数字人的发展是否永远都对人类有益?最近,出于对数字人的不安,好莱坞爆发了近六十年来最大规模的劳资冲突。

2023年7月,代表16万电视和广播艺人的美国演员工会(sag-aftra) 宣布,由于与美国电影电视制作人联盟(amptp)的谈判陷入僵局,他们决定从7月13日午夜开始展开罢工。美国演员工会谈判代表声称:这次罢工的导火索之一,就是电影制片公司意图不经授权、永久性地,而且免费地使用他们肖像的人工智能复制品。

此次罢工,是1980年以来电影及电视节目演员发起的首次大规模罢工行动,也是1960年以来美国编剧与演员工会首次齐声抗议。许多美国演员担心,计算机合成的表演将会替代他们独特的声音和面容,而电影公司可能会在未经允许或未支付报酬的情况下,利用人工智能创建他们的数字分身,并对其表演进行数字化编辑。与此同时,美国编剧们也深感忧虑,他们担心电影公司利用人工智能生成剧本,或者大规模训练那些所谓的大语言模型。这样的模型能够基于他们原创的作品,大量衍生出各式各样的新剧本。

随着技术的进步,数字人也为好莱坞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和可能性。2013年11月30日,当保罗·沃克在《速度与激情7》的拍摄期间突然去世,整个电影界都为之震惊。幸运的是,他在生前已完成了大部分场景。为了完成电影,制片方邀请了他的两位弟弟,柯迪·沃克和迦勒·沃克,作为他的替身,并结合电脑生成图像技术,将保罗的身形、面容和声音完美地融合到电影中。但这一过程的成本高达5000万美元。

对于电影制片方而言,演员在拍摄过程中的突然离世无疑是最令人担忧的事故。在这样的情况下,传统好莱坞会采取三种应对策略:

第一,通过使用替身、特效以及旧有的镜头剪辑来完成这位演员的戏份;

第二,修改剧本以令角色“去世”;

第三,调整剧情并重新进行拍摄。

无论采用哪种方案,都会像《速度与激情7》一样,给剧组带来高昂的额外开销。

但现在,随着数字人技术的日渐成熟,如果每位演员在进组前都创建了自己的数字分身,那么面临突发情况,电影制片方就有了更多的选择空间。利用数字人,制片方可以无缝地完成演员的戏份,不仅可以保证影片的质量和故事的完整性,而且还大大节省了成本。这也可能成为未来电影产业标准化的一部分,为影视制作提供更大的灵活性和稳定性。

随着技术的进步和数字人在各领域的广泛应用,其法律属性和权益保护问题越来越受到关注。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数字经济体,已经深切地意识到这一点,并开始积极地探索和创新应对策略。2022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民法典颁布后人格权司法保护典型民事案例”中,就有一个“ai陪伴”软件侵害人格权案,认定人工智能软件擅自使用自然人形象创设虚拟人物构成侵权。

2023年5月,杭州互联网法院就首例涉“虚拟数字人”侵权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杭州某网络公司构成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这一判决,为涉及数字人的著作权、不正当竞争等法律问题,提供了初步的指导。但在这个案例中,法院仅对非真人数字分身的数字人进行了认定,这意味着真人分身的数字人的法律地位和保护仍处于未知领域。对于真人分身的虚拟数字人与真人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其知识产权、姓名权、肖像权等的确定和保护,还需要进一步的探索和明确。

作为消费者,我们将面临的问题是:当得到app的知名大v用其虚拟人给你授课,你会质疑他们的真诚还是觉得内容好就行?当了解给你介绍商品的主播是虚拟人,你会降低购买欲望还是觉得产品好最重要?当得知你喜欢的抖音主播其实是虚拟人,你会觉得被欺骗了感情还是继续关注?当你在音乐软件上听到一首感动人心的歌曲,却发现是由ai作曲,你会因为它的非人创作而抑制自己的情感波动,还是继续被旋律触动?当在视频平台上,一个机器人播客为你推荐书单,你会怀疑它的品味,还是相信它的算法为你量身打造?

这些问题没有固定的答案,因为每个人的观点和情感都是独特的。但可以确定的是,随着技术的进步,这些问题将逐渐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常态,我们对“真实”与“虚拟”的认知、接受度和边界,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杭州亚运会,1.04亿名线上火炬手汇聚于钱塘江,形成一个具象的数字火炬手,踏着钱塘潮涌,打破时空壁垒,奔向“大莲花”上空,和第六棒火炬手相汇,“数实融合”点燃主火炬塔。这一震撼的场景不仅仅是技术与创意的结晶,更是对未来人类与数字世界关系的深刻预示。

在这个数字化蓬勃发展的时代,数字人不再是遥不可及的科技概念,而是与我们日常生活紧密相连。然而,随之而来的是对真实与虚拟、情感与技术之间界限的反思。面对数字人的完美无瑕,我们是羡慕其无限的能力,还是更加珍惜自己的真实情感和体验?当数字人为我们提供咨询和指导,我们是全盲地跟随算法的推荐,还是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进行独立判断?我们应该如何定义自己在这个虚拟与现实交织的世界中的身份?我们又应如何在数字人的影响下重新审视自己的真实存在?我们又该如何在虚拟与真实之间找到那个平衡点,既坚守自我,同时又不失去对新事物的好奇和探索?

(作者胡逸,一个喜欢畅想未来的大数据工作者。“未来可期”是胡逸在澎湃科技开设的独家专栏。)

责任编辑:吴跃伟
图片编辑:金洁
校对:张亮亮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