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x大审判更多细节曝光:华盛顿和华尔街对加密行业“非常负面”-九游会真人第一品牌游戏合营

curiousjoe/特约撰稿人
2023-10-20 09:06
来源:澎湃新闻

·在“明星证人”登场之后,检方已经成功向陪审团描绘了一幅sbf狂傲诈骗犯的形象,让辩方难以应对。从陪审团的构成、证人证词和辩方表现等方面来看,sbf这次确实是危险了。

·本案爆出的众多细节会对加密行业造成不良影响,被告和相关人士行为的曝光会给华盛顿和华尔街留下非常负面的印象。

ftx破产11个月之后,纽约曼哈顿联邦法院开始了对sbf的审判,吸引了大量关注。

2022年11月,加密货币交易所ftx破产清算,留下高达80亿美元的“大窟窿”,在加密市场掀起轩然大波,美国联邦检察官将此案称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金融欺诈案之一”,堪比安然丑闻和麦道夫投资丑闻。

处于这场金融地震核心的是ftx交易所老板山姆·班克曼-弗里德(sbf)。ftx破产前,该交易所拥有超过100万用户,sbf本人活跃于美国政商两界,包括总统拜登在内的众多政客都接受过他的巨额政治捐款,nba明星库里在内众多公众人物都在sbf的资助下为ftx站台。ftx破产,一切尘埃落定后,大家才发现原来sbf大肆挥霍的是普通用户放在交易所里面的资金。

ftx的垮塌映射出了监管的无能,为了规避追责,美国监管层开始了对美国加密企业的无差别“斩杀”。随着监管的不断收紧,业内人士开始归咎于sbf,他们不停发问:“sbf什么时候进监狱?”

ftx破产11个月之后,纽约曼哈顿联邦法院开始了对sbf的审判。这次审判吸引了大量关注,人们进一步认识了这家管理混乱的交易所,看到了sbf等高管是如何通过一系列不负责任的行为摧毁了一家金融帝国。其中爆出的很多情节精彩纷呈。

一、sbf危险了

sbf案件审理已经进行了两周多。检方推进的节奏非常快,“明星证人”已经悉数登场,这些核心证人包括sbf的好友,前ftx创始人兼cto加里·王(gary wang);sbf的情人,前ftx创始人兼alameda research老板卡罗琳·艾莉森(caroline ellison)、前ftx工程师主管尼沙德·辛格(nishad singh)等。这些证人之前在ftx都是核心人员,与sbf朝夕相处,清楚公司操作中的每一个流程。他们都已经认罪。检方为了让他们配合许诺他们刑期减免,所以他们在本次审判中都是没有保留地指认sbf的非法操作,甚至将sbf的很多隐私公之于众,让sbf狼狈不堪。在“明星证人”登场之后,检方已经成功向陪审团描绘了一幅sbf狂傲诈骗犯的形象,让辩方难以应对。看到这样一边倒的形势,有的人已经开始猜测sbf的刑期,似乎给其定罪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看,sbf这次确实是危险了。

山姆·班克曼-弗里德曾以不修边幅的加密神童形象闻名。

第一,陪审团的构成对sbf不利

检方和辩方的博弈从选取陪审团时就开始了。在美国刑事法庭上,决定被告是否有罪的是陪审团。只有12名陪审员取得一致才能定罪。本案陪审团的构成大致包括一名医师助理、一名社会工作者、一名大都会北部火车列车员、一名图书馆员、一名美国邮政服务部门的车辆维修工、一名特殊教育教师、一名护士、一名来自乌克兰的广告从业者,还有一名退休的投资银行家,大约四分之三是女性,四分之一是男性。在表面上看,这样的构成并没有偏向任何一方。

但是仔细分析,有些因素对sbf不利。一是其中一名陪审团成员曾经是ftx的用户,并且在ftx破产案中亏了钱。陪审团成员之间会进行交流,某些意志比较强的成员有很大几率影响其他成员的意见。这名亏钱的成员大概率会将这种经历跟其他成员分享,构成其他成员对sbf的负面印象。

二是曼哈顿法院的陪审团均来自纽约南区,很多有过传统金融相关的经验或者培训。传统金融讲究严谨的账目和规则,ftx混乱的财务管理必然给这些人员留下非常负面的印象。

三是陪审团中女性占多数,这一点被检方充分利用。在卡罗琳·艾莉森出庭时,检方派出首席女检察官丹妮尔·沙逊(danielle sassoon)提问。除了基本事实之外,提问中特别涉及了卡罗琳和sbf之间情人加上下级的复杂关系,突出了sbf对卡罗琳的冷漠及他们之间不平等的关系。向陪审团透露出一种信息,即卡罗琳比较年轻,且地位较低,二人关系中存在一种微妙的强迫,sbf影响了卡罗琳的思考方式,把她推向了直接的欺诈。卡罗琳在庭审中当众哭泣,中间休息时检察官向法官抗议sbf在证人作证期间使用表情向证人施压,这些元素无疑都会在女性陪审员中引发同情,进一步强化sbf的负面形象。

sbf前女友、前ftx创始人兼alameda research老板卡罗琳·艾莉森出庭作证。

四是,每名成员之前都有参加陪审团的经历,而且都有达成一致定罪的经历,这说明这些人大概率都不是某种“不合作者”,而“不合作者”是辩方急需的,只有存在“不合作者”才能防止12个人形成一致定罪的结果。

第二,证人证词让辩方难以对峙

对sbf非常不利的一点是检方成功地与ftx几名前高管达成了认罪协议。他们都是与sbf一起见证了ftx从崛起和衰落的内部人士。为了给自己减刑,他们的证词“刀刀见血”,每一句对sbf而言都是致命的。

比如,加里·王与sbf是高中就结识的亲密朋友。仅从他的几句开场证词中我们就能感受出被告为自己辩护的难度:

加里·王首先介绍自己是ftx的联合创始人。然后,检方问:你在ftx工作时犯过罪吗?答:是的。问:你犯了什么罪?答:电汇欺诈、证券欺诈、商品欺诈。问:你是单独犯罪还是与他人一起?答:与其他人一起。问:你与谁一起犯了这些罪?答:sbf、尼沙德·辛格、卡罗琳·艾莉森。问:在今天这个法庭上,你看到与你共同犯罪的人了吗?这时加里·王指向了sbf。问:王先生,你与被告如何犯了电汇欺诈罪?答:我们给了alameda research在ftx上的特权,允许其从平台提取无限额的资金。我们对此向公众撒谎。问:当你说从平台提取无限额的资金,你是指什么?答:它有能力从ftx账户提取无限额的资金。

从高中就认识sbf的前ftx创始人兼cto加里·王出庭作证。

这一段证词明确指出了对sbf的两项核心指控,一是非法挪用公众存款。ftx是交易所,alameda research是做市商,都在sbf的掌控下,依照常理,交易所给予做市商的资金权限应该是差不多的,但是sbf和加里·王于2019年私下以代码的形式给予了alameda research 650亿美元的取款权限,通过这样的路径,sbf授意alameda research前后非法挪用了大约140亿美元的客户存款。由于挪用数目过大,在ftx破产时,有大概80亿美元的款项无法偿还,造成客户的重大损失。

二是欺诈罪。这里主要指两次重要欺诈。一次是有关alameda research取款权限的。sbf一直坚称alameda research作为做市商没有特权。在权限修改的当天,sbf还此地无银地在推特上发文声称,alameda research的权限与其他做市商一样,没有特权,之后也从未披露alameda research与ftx共享资金池的事实。另一次是2022年底ftx破产前夕,为了避免挤兑,sbf公开表示客户的资金是安全的,无需担心,很多人信以为真,将钱留在ftx,结果血本无归。

在检方的导演下,几名核心证人将其中细节一一披露,相信那些匪夷所思的操作一定会给陪审团留下深刻印象。

第三,sbf狂傲诈骗犯的印象已经基本编织成型

在核心指控之外,很多由“明星证人”披露出来的细节都帮助检方为sbf打造出一个狂傲、不负责任的诈骗犯的形象。

就sbf的个人性格,他之前的情人卡罗琳·艾莉森披露出一些劲爆的细节:

一是sbf有做总统的野心。sbf告诉卡罗琳·艾莉森自己未来有5%的可能性成为美国总统。这一野心也解释了他为什么在政治捐赠上花费巨资。sbf向众多民主党人进行了巨额政治捐赠,其中包括民主党总统拜登。sbf也是国会山的常客。有国会议员称其为“可爱的山姆”,在ftx覆灭前,sbf利用自己的政治影响正在国会中运作推出一项符合自身利益的加密法案。而这是其他加密行业人士都远不可能实现的。

二是sbf内心将“实用主义”发挥到极致,甚至到了价值观扭曲的地步。卡罗琳的一段证词将此描述的非常生动:“问:在与被告一起工作的过程中,他是否跟你谈过关于撒谎和偷窃的道德问题?答:是的。他说他是一个功利主义者。依照功利主义的标准,不撒谎和不偷窃这样的规则并非那么重要。他认为唯一重要的道德规则就是效用最大化。所以为更多人创造更大的好处才是真正的正义。问:他认为撒谎或偷窃适用这个框架吗?答:他认为不撒谎或不偷窃这样的规则不适合那个框架。问:被告对撒谎和偷窃的态度对你有什么影响?答:我认为它让我更愿意做像撒谎和偷窃这样的事情。当我开始在alameda工作时,如果你告诉我几年后我会向贷款人发送虚假的资产负债表或拿走客户的钱,我可能不会相信。”

三是sbf迷信自己的头发。sbf一直以一头杂乱的卷发作为自身形象标志。即使已经掌握巨额财富,他平时拒绝打理自己的头发,认为正是这样的头发给自己带来好运。而这样迷信的行为与外界盛传的“交易天才”的理性形象格格不入。

就混乱的公司管理,证人披露了几点可怕的细节:

一是莫须有的保险基金。交易所的保险基金(insurance fund)是一种风险管理工具,旨在保护交易所的用户和市场免受异常波动、意外损失和不良交易行为的影响。在加密货币和衍生品交易所中,保险基金的作用尤为重要,因为加密市场的波动性很高,更可能导致突然的亏损。像其他交易所一样,ftx之前也对外宣称自己设有保险基金,而实际上这笔钱并不存在。ftx的实际操作是,在需要对外披露保险基金数额时,加里·王这样的核心高管会利用一个随机数生成器编造一个随机的数字对外发布。这样极端不负责任的行为也让客户资金完全暴露在风险之下。

二是账目造假。在卡罗琳的证词中提到,一次genesis(一家知名加密公司)的贷款部门主管要求alameda research提供最新的资产负债表,sbf害怕genesis会从资产负债表中发现alameda从ftx挪用客户资产的事实,要求卡罗琳造假。卡罗琳准备了7份假的资产负债表,sbf从中选择了最离谱的一份发给了genesis。

第四,辩方表现欠佳

虽然sbf花费重金聘用了著名律师马克·科恩(mark cohen),无奈检方拥有多名“明星证人”,迄今为止辩方的表现乏善可陈。

第一周面对加里·王的最后时刻,辩方甚至开始用无效问题拖延时间,比如反复询问“你们是不是高中就认识”,而这些事实证人早就当庭说过多次了。这种举动招致了法官的多次警告,给人留下辩方手足无措的印象。

辩方这种表现是有原因的。检方对证人非常熟悉,双方的沟通已经非常充分,从证人表现来看,不排除检方对证人有过指导和排练。而辩方是第一次见到证人,对证人和证词都不熟悉,自然不可能比检方的应对更加自如。作为庭审中常用的拖延战略,辩方拖延时间是为了将庭审拖入下一个阶段,这样能够在休庭期间充分研究证人证词,制定下一步策略。

二、本案后续发展

sbf案件还会继续数周,会有更多的证人出场,作为知名律师,科恩团队不会一直这么被动。检方最重要的底牌在前三周几乎已经全部打出,科恩团队之后有足够的时间研究对策。该案后续发展中有两个看点,一是辩方是否可能扭转一些颓势,二是sbf是否会自己出庭作证。

第一,辩方扭转局势的策略

由于前三周展示出的证据非常充分,观察家普遍不看好sbf能最终翻盘,但是从最近一周辩方律师团队的一些动作中可以看出他们在争取扭转一些局势,试图为sbf减轻罪责。

在第三周尼沙德·辛格作证期间,辩方律师展现出了较为清晰的策略,一方面,他们在努力将难以辩驳的事实进行重新解释。就像科恩在第一天辩护的开场白中向陪审团问到的,如果sbf所作的一切是“完全合理”的呢?

科恩在第三周选取了辛格证词中的几点内容进行了重新解读,试图向陪审团表明这些事站在sbf的角度完全说得通。比如,辛格曾代表sbf在各类商业活动和政治捐款中一掷千金,数额达到九位数,在检方看来,这是对ftx用户资金的滥用。但是科恩努力将这些描述成合理的公共关系支出。对于ftx价值3000万美元的巴哈马顶层公寓,科恩向陪审团表示这并不是奢华的表现,对于那些真正相信自己是亿万富翁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完全合理的住所。

ftx购买了价值3000万美元的巴哈马豪华顶层公寓。

另一方面,科恩团队面对难以质疑的事实转而贬低证人的可信度,在证人的回忆中提出“合理怀疑”。比如,科恩试图让辛格承认,尽管他声称sbf很多违规举动让自己感到不舒服,但他仍然选择住在ftx豪华的顶层公寓中。

ftx巴哈马豪华公寓的顶层。

对辩方稍微有利的事实是,“明星证人”迎合检方的痕迹比较明显,他们都在为了减刑而极力配合,并且他们的证词明显进行过排练,这些都会降低他们在陪审团面前的可信度。辩方可能会利用这些事实进一步对证词提出质疑。

第二,sbf是否出庭作证

在“明星证人”全部出场之后,剩下的重要看点就是sbf本人是否会出庭。可以预见的是,如果sbf出庭一定会对自己更加不利,如果回答问题中出现任何不妥的地方,必然会延长自己的刑期。辩方律师一定会建议其不要出庭。

但是考虑sbf在ftx破产后不顾专业人士劝阻频频亮相为自己辩解,之后的审判中还是存在他不顾劝阻出场为自己辩护的可能性。sbf在高光时刻曾是交易员和企业家中的网红达人,这些经历也许会让他对自己影响他人的能力过于自信。不管怎样,如果sbf自己出庭一定会是本案最大的焦点。

三、本案对加密行业的影响

本案爆出的众多细节会对加密行业造成不良影响。比如在面对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投资或贷款前,ftx和alameda research很少进行过严谨的尽职调查或者财务审计,这些行为的曝光会给华盛顿和华尔街留下非常负面的印象。

在第二周的证人中,加密公司blockfi首席执行官扎克·普林斯(zac prince)作证说,大多数加密货币公司都难以获得审计,因此他们的团队能接触到的财务数据只是“借款人愿意与我们分享的财务信息”。这在传统金融业人士看来一定是不可接受的。

可以想见这些细节都会进一步加强政府对加密行业监管的决心。

(作者curiousjoe,一位国际政治和加密货币的跨界研究员。)

“元宇宙观察”栏目长期关注web3.0话题,欢迎相关行业建设者、研究者、畅想者来稿,观察、评论、访谈均可。投稿通道:zhengjie@thepaper.cn

责任编辑:郑洁
校对:栾梦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