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科博士转行做星占师:星占学真的能揭示命运真理吗?-九游会真人第一品牌游戏合营

周菲
2023-11-23 13:39
来源:澎湃新闻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每周一次的原文精读读书会期间,微信信息声频繁响起,惹得我不由自主地开小差看下手机,结果全都是清华博士后转行去做占星师的文字消息或视频,有朋友还自我调侃:“你今天应该收到很多人给你推荐这个了吧,不过我还是要给你推荐一下。”还好,因为新冠二阳后更加不愿意出门、在功能性和情绪性交流之外更加懒得社交的我,今天一共只收到三份来自友人的推荐,早就删除短视频和社交软件的手机更是不会莫名被大数据擒获。作为专业研究星占学历史的在职学术界人士,看到朋友的推荐后,仅是潦草地回复了一下表明态度,连点进去观看究竟的欲望都没有,这一方面缘于学术界人士“转行星占后月薪多少”的抓人title根本吸引不了我,而且这类新闻早在今年五月便有小同行兼同门在内部圈子转发,于我们而言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反而是这类新闻被各种社交媒体再次刷屏引起了我对事件之外的某种警觉。

我对朋友们的回复很一致,虽然专事星占学研究,但我个人以及我认识的学术小同行们,由于接触星占学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反而是让我们更加不信任星占学这一套学术体系自身所标榜的对命运真理的揭示度,简单说来有如下几个缘由:这一学术体系的理论基础即将天上星宿与地上人事建立起联系的规则非常主观化,而且非常多样化,换句话说,你想通过星象预知你个人的前途,可你怎能保证这个星象专为你个人所陈列,而不是彰显其他人的命运?当然这已经是星占学史上星占学家或流派自身都会提出的理论困境:同一时间出生的人有千千万万这一事实会轻而易举产生这一困境,有些星占学家用地点环境因素企图解决这一困境,然而并不十分成功,因为星占学的基础——天象的获得是以出生时间为前提的,地点环境的考量在理论体系上无法很好地融入星占学之中,但个体星占学家如何实践或发挥,他借用的又是哪类学说、知识、观点或看法,那就更需要进一步研究了,而且就整个地球而言,许多天象并不存在明显的地域区别,尤其是这些天象也许并不是实际观测所得,而是根据既有的全世界统一的星表数据推算而来。

第二点,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星占学的知识、技术步骤、推算规则等等,可以说大部分技术细节,从古巴比伦、古埃及到古希腊,再到波斯、印度、中国、日本、韩国,等等,同一类型的知识点都会存在或多或少的差异,这种差异在横向地理文化范围和纵向时间历史范畴都存在,也就是说,一个中国人,让一个西方星占师和中国星占师同时去算命,根据他们各自学习获得的方法,得到的推算结果甚至是所起的星盘都可能存在差异,如果一个当代人,用希腊化时期和现代的同一种声称来自托勒密或多罗修斯的星占学方法去起星盘,也会得出不一样的结果。

当然,这仅仅是我们在各自或深或浅的研究中得出的个人信念,正如星占师或寻求星占服务的受众对星占学解决个人命运或心理困境的信任一样。我没有正式接受过星占学的服务,对当代星占师的了解肯定存在盲区,但我也并不是从影视剧、道听途说来形成我对星占学的态度。我个人在青少年时代接受过非常民间、传统甚至可以说偏低下层的算命服务,对那位婆婆微闭着眼(但并不一定是盲人)、掐指一算、脱口而出的形象很是印象深刻,如今还记忆犹新,在后来长达十多年接触星占学的人生经历中,这一形象时不时会以正面或反面的证据跳出来:正面形象在于,她肯定掌握基本的技术技巧,对于从出生年月日时对应相应天干地支属相五行规则的记忆娴熟于心,她也许正运用了西方学者正在研究的掌中诀记忆法,这是她下过苦功的吃饭工具,值得敬佩。反面形象在于她给出的每一次判断都带有选择性,然后由我母亲自主或不自主地作出选择,然后她再进一步给出论断,印象深刻的一个例子是如果我有兄弟姐妹,家里吃老米饭,会如何如何?我当时纳闷,什么叫吃老米饭?事后好久,我才醒悟这是关于母亲婚嫁的行话,是出嫁还是父亲作为女婿上门入赘。这些印象积累起来,造就了我后来的态度——算命师并不是凭借单一的生辰八字来推算你的命运,当你站在算命师面前的那一刻,他就开始对你进行算命评估了:中年人前去算命的,无非是家庭夫妻问题、孩子教育问题、老年人的相处问题;中年人如果还带个小孩,那一定是跟小孩的前程有关,没错那次算命的目的就是因为高考失利,因为犹豫要不要再复读一次而前去求卜的,结果是可以复读,而这也是我当时想做但又不敢承担再次失利的选择项。因此,算命师在我看来,与其说是掌握天道的大师,倒不如说是精于察言观色的能者。他们可以从人的面貌、举止、衣着、神态等等预先推断你的需求,给出选择项,甚至经常押中考题,从而一开始就获取了你的信任,那接下来的一步步指引就更加容易了,她给出的答案,有多少是真通过她所学得的算命方法得出的结论,有多少是她根据询问察觉到的你个人的选择或决定,这个百分比还真算不清。

成年以后,当我比较深入地接触到星占学理论和知识后,我给出的答案是星占学系统并不能确保命运答案的真实性或客观性,因为星占学系统自身就存在建构,它的每一个步骤以及许多步骤的结合指向的答案其实非常多重,并非唯一、确定,更不会客观。从那以后,我更多地把星占学和星占师分开,星占学是我的学术对象,自有其研究的意义,但星占师及其实践却是另一个可以研究的学术或非学术对象,在我个人的观念里,她们充当了心理师的角色。

好在,我简短的过往人生中也比较深入地接触了心理学服务和心理师朋友,对于心理师也算有过直接的接触。心理学服务有弗洛伊德式的精神分析流派和与星占师关系密切的灵修派,我有机缘接触的恰好是后一派别,他们当然不排除精神分析法,但他们会运用催眠、沙盘游戏、家排等从理论上无法说清、但临床上非常有效的心理学工具。举一个家排的例子,就是一群由心理师用她愿意的方式召集的一群人,在一个场地来演绎你想解决的一个问题,可以是任何问题,婚姻、亲子、爱情等等,心理师或你可以作为导演安排或调整每个人的角色,在这个场景中每个人要不自觉地去展现他所扮演的角色,注意这里很重要,一群不认识的人因一个可能很随意的原因聚集在一起,为一个人去解决她的问题,这所有的任意选择自身就暗含了该心理学流派非常强调的能量概念,这种无意识作出的选择并非完全无意识,它是某种内在自我以及内在自我相互交流的体现,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能量互动,该心理学非常注重让每位个体关注、挖掘和发展自身的这种无意识能量,我非常认同这种观念和方式,经由好几次这种治疗和体验,我对自身的认知、调整提高许多,生活质量和幸福感也是大大前进,对自身情绪、状况的认知不仅是自身身体和心理上的,也化体验为经验,经常有意无意去向身边的朋友去推崇这些,至少目前的反馈都很好。我还任意揣测,化经验为理论,将这种心理学能量的说法与量子物理并举,虽然得到了心理师朋友的积极反馈,但肯定为许多物理学和天文学学者嗤鼻,无论如何,心理学已经成为我自身生活的一个必不可少的部分,被动或主动地去学习相关知识与工具,好意地向身边亲朋好友去普及这种服务以及认知。

由于与这两者的基础和联系,虽然我对博士从学术界转化星占师的新闻非常不以为然,但仍不免关注。我和其他小同行虽然也有学术与生活的种种困境,也会艳羡月收入3万的工资,但我们也许并不一定会去转行成为星占师,也不会如亲友奉劝的那样来个副业。我个人给出的理由是,我个人都不相信星占学这一套,我更不会去拿它骗人了。如果星占学声称给出的是个人的既定命运,我、我的小同行和大同行们,以及很多正在或意欲寻求星占算命服务的受众,肯定打心底里是不相信的,有多少接受了星占算命服务的个人,他生活中的每一步未必是按照星占师的答案、要求或建议去贯彻执行的,正如医生给出病人的每一条生活作息建议,大部分都会被无视甚至是违背。星占学程序并不能保证结果的正确性,但是星占师给出的答案呢?在我个人看来,这就要两分了,一部分是它的星占学知识和工具,另一部分就是她作为一个星占师或者心理师的个人能量。影视剧中经常会出现某个游戏式的算命或占卜令人毛骨悚然地应验了——作为一个与神神叨叨星占学或心理学打交道的人,我承认,人与人、人与事物之间的联系和关联远非看得见、摸得着、理得清的言语和现代理性工具所能完全呈现和表达,尤其是在这个我们自身的身体感官已经被各种观念、意识、工具和技术替代而非延展的情况下,掌中诀的记忆术被各种计算器和计算工具替代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我们自身、哪怕是作为一个物体的能力和能量被大大忽视,科学和技术的发展总是有其边界,我们不是否认科学和技术,只是要审视科学和技术对我们的侵蚀,更多回归我们自身的感受和能量,相信自己的力量、自己的选择和行动,而这也是我所相信的心理学最让我信任和信服的部分。

再次回归主题,博士转行这件事的刷屏,当然是切中了目前的许多社会焦虑问题,青年教师的困境,学术界的内卷,不合理的体制,个人的选择以及转行星占师的主角都是女性等等,但是最让我觉得质疑的是,这件事本可以不用那么刷屏,而且其中的每一个点目前虽然还是焦点问题,但已经有人在努力。先说说博士转行从学术界离开这件事,博士本来就不一定要做学术、即便是文科博士,也许有看官会纠缠我已进入体制内当然站着说话不嫌腰疼这件事,但是我必须自证并且为许多体制内博士自清,体制内也并不就是简单地做轻松愉悦的学术,我们做学术,做教学,不仅仅是为了拿远低于3万的糊口费,付出也许在很多学生和大众看起来质量不佳的教学和学术,我们在做教学和学术的过程中,哪怕进入体制内,也一直在学习,学习各种如何培养本科生和研究生更好的学术训练方式,学习做至少让自己觉得更有学术价值和意义的课题研究,有时候付出80%以上的无意义和无用功,不仅仅是为了糊口活下去,也是为了获得那稍许或许能超越20%以上的学术以及最终的生活意义,因为做学术本身可以让我们快乐,哪怕这个份额如此少,但放眼现在的社会现实,能有这少量份额的人生亮点已经是人生幸运,但这份人生高光不是外界赋予的,也不是每月3万给予的,说到底是我们自己的人生体会到的,因为在大多数人看来,我们都是早上不洗脸、几乎从来见人不化妆、大部分有失眠症或困难、三天就会因为某个现实状况造成情绪抑郁或忿怒,但在读书、作研究、写论文、听报告、学术交流的某个时间段内精神高度集中、两眼放光两手脚并用、天王老子来了我都不理会的自我感动怪人,我们深知做学术并不能获得大多数人以及物质生活上的回报和认可,但我们仍然愿意坚持这条路。

另外,博士只是做学术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也就是说博士的培养本来就不只是配备学术界后备力量这一条道路,文科博士亦是如此。先不说跨行转业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度都不是新鲜事,文科博士作为高学历人群,也不是只进高校教学做学术而已,何况很多博士进了高校作非学术的行政管理或其他的人大有人在,而很多声称做学术甚至拥有学术名利和权威的人,目的在于名利、钱财、生存、噱头或其他,对学术存有真心的人又有几许,这本来就是一个不太正常的常态,但正常的是总有部分人怀着真挚的学术之心熬在这条路上。

读到文科的博士至少是读过一定量的书籍,对人生和社会有一定的共情、经验、体验与超验,转行星占师也许并不是那么困难,如果很快就能兑现成工资收入的话,也许是一条不错的个人选择道路。但心理咨询师、各种各样的创业和企业员工,未必不是选择,以星占师博取眼球,不知道是媒体的故意引导,还是自我的宣传策略。但职业星占师,是需要考取一定的执照还是任意人都可以打出这种招牌盈利,受众是被忽悠还是至少接受了她信服的命运服务或心理治疗?希望每个人都擦亮眼睛,不然你就是一拨新的等着收割的韭菜,以及承受骂名的是所有文科博士。

责任编辑:钟源
图片编辑:张颖
校对:刘威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