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计江湖|战略:有些东西绝对不能忽略-九游会真人第一品牌游戏合营

袁敏
2023-11-29 19:19
来源:澎湃新闻

《三国演义》中有一个经典桥段,叫关羽“大意”失荆州。从本质上说,“大意”就是该注意的没有注意,尤其是在别人已经提醒的情况下还没有注意,就谈不上是“大意”而是必然。

庞统能力很强,但在落凤坡前中箭身亡,导致刘备在涪关进退两难,于是派关平送信给诸葛亮,希望诸葛亮前往辅助。问题是,诸葛军师是镇守荆州的。他这一走,谁来管理荆州这一战略重地?

诸葛亮心中极明,刘备信中虽然没有明确指定接手诸葛亮的人手,但派关平来送信,言下之意就是想让关羽担当留守荆州的重任。其中的原因,可能并不是关羽能力有多强,而更多考虑的是桃园三结义之兄弟情,认为关羽一定会尽心尽力履责。

关羽也当仁不让,欣然领命。但诸葛亮还有点不放心,在交割印绶之前,出了几个题目来考核关羽。

诸葛亮的第一个问题是:“镇守荆州的干系非常重大,你一定要重视啊。”关羽也很干脆,“大丈夫既领重任,除死方休。”

诸葛亮听到这个“死”字,心里咯噔一下,已经有了不祥之感。

他接着出了第二个问题:“如果曹操领兵前来,你准备怎么应对?”关羽的答案是“以力拒之”,意思是尽力抵挡。

接着,诸葛亮问出了第三个问题:“那要是曹操和孙权一起来,你怎么办?”关羽以“分兵拒之”作答。显然,在关羽心中,没什么策略而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干就是了。

这些答案并不满足诸葛亮的心理预期,于是他直言不讳:“你要是这么干的话,荆州就太危险了。我这里给你一个方针,只有八个字,你要牢记在心,可以保守荆州的安全。”关羽还算谦虚,“请问是哪八个字?”诸葛亮说:“北拒曹操,东和孙权。”简单吧,能记住吗?关羽也不含糊,放心吧,“当铭肺腑。”

真的牢记了吗?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可能就是说到与做到之间的距离。

等到刘备汉中称王时,曹操很生气,于是听取司马懿的建议,派满宠来江东游说孙权,旨在让孙权兴兵攻打荆州。等刘备发两川之兵解荆州之围时,曹操就可以兴兵去攻打汉川,让刘备两头不能兼顾。如果曹操和孙权联手,那么刘备就危在旦夕。曹操承诺,破刘之后,曹孙两家共分刘备的疆土。

这个建议非常有诱惑力,孙权开始动摇。这时候,诸葛亮的哥哥诸葛瑾出了一个主意:“听说关羽在荆州已经成家,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这个女儿现在还很年幼,没有婚约。我愿意去荆州一趟,让关羽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主公(孙权)的儿子。两家结成秦晋之好。如果关羽同意,那么双方就讨论怎么一起打曹操;如果关羽不同意,那么就帮助曹操袭取荆州。”孙权采纳了这个建议。

这时候,荆州的安全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取决于关羽的态度。尽管关羽没有千里眼顺风耳,并不知道孙权的真实意图,但在决策时却早已把诸葛亮临行之际的交代抛到了九霄云外。等听到诸葛瑾的来意之后,直接来了一句:“吾虎女安肯嫁犬子乎!”甚至直言,不看在你弟弟诸葛亮的份上,直接就把你脑袋砍了!诸葛瑾很尴尬,后果很严重。

俗话说,生意不成仁义在,即使不同意,也不需要这么不给面子吧!更何况,诸葛瑾已经明确指出:“两家结好,并力破曹”,还加了一句:“此诚美事,请君侯思之。”关羽是不假思索,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背后隐藏的风险,这可能就是能力强,有本事,所以任性。

显然,诸葛亮早在“隆中对”中明确的“北拒曹操,东和孙权”的战略,在关羽这里没有得到不折不扣的执行,最后将孙权推向了曹操的怀抱,不仅自己走了麦城,而且直接触发了刘备的兄弟义气,最终导致被陆逊火烧连营,元气大伤,给蜀汉的可持续高质量发展留下了隐患。

战略选择不容易,执行起来更不轻松。按照学术界的研究成果,70%至80%的公司战略是失败的,甚至有人直接提出来,同样的战略选择、行业选择及定位,资源投入、市场环境也差不多,但得到的结果并不同,这与团队成员、组织方式、体制效率有很大的关系,战略一样,但执行不同,结果就会大相径庭。

比如历史上非常著名的铱星计划,这是被广泛报道的一个失败案例。其设计理念,是由多颗低轨道卫星,组成一个能够覆盖全球的卫星系统,可以与手机直接通信,能够合理保证在地球任何地点都实现移动通信。记得有一个广告,是说一位登山运动员,在生命最后时刻,通过铱星电话接通了家人,留下让人感动的瞬间。

这是一个非常宏伟、超前、激动人心的计划,按媒体报道,1991年由摩托罗拉公司牵头、政府提供帮助、多家公司投资,计划正式启动。1996年第一颗铱星按计划上天部署,1998年整个系统顺利投入运营,以该计划为核心的铱星公司也顺利上市,股票得到市场追捧。

然而,从商业角度来看,这个计划却是一项非常失败的投资。原因在于,数十颗卫星发射上天,从计划确立,到运筹、实施、商业化运作,需要大量的投资和时间。在整个项目投资近60亿美元的背景下,公司负债超过一半,如果没有足够的用户和收入来源,仅仅利息就可以将公司压垮,更不要说每年数亿美元的维护费用了。

为尽快实现回报,公司将手机价格定在5000美元,将每分钟的通话费定在每分钟3美元,一看就是 “为富人造手机”,再加上项目仓促上马,通话质量不佳,结果导致用户受众很小,根本无法支撑公司的健康运营。在铱星系统投入商业运行不到一年的时间,公司就向法院提出破产保护,后来在2000年3月正式破产,数十亿美元的投资也灰飞烟灭。

在吃瓜群众看来,铱星公司的问题,也许出在战略上。故事很美好,技术很先进,投资者也买账,问题是市场、尤其是用户不愿意埋单。整个项目的投资成本过高,导致用户数量远远不能达到预期。而过于先进的技术选择,导致初始投资成本高昂、维护成本不菲,且债务利息负担过重,当经营业绩不佳,银行开始停止贷款,股东也开始用脚投票,最后只能执手相看泪眼了。

对公司而言,不仅仅要在战略目标设定方面具有一定的前瞻性和适当的挑战性,还要在资源配备、责任落实、协同管理等方面下功夫,尤其是要敬畏市场,找到愿意埋单的客户。正如鲍勃•卢茨(bob lutz)在《绩效致死:通用汽车的破产启示》中所言,一家经营狗粮的公司,采用的原材料是健康的,成本也很低廉,还采用了最新的、高度自动化的设备进行生产和罐装,营销和广告宣传也舍得投入,资产负债表和会计实务是同行翘楚,物流和渠道通过计算机建模,一切都看似完美。但是,如果狗不吃这些狗粮,所有的一切都是白搭。也就是说,狗粮公司的战略管理中,“狗”愿不愿意吃,是绝对不能忽略的决策参数。

在市场预期乐观的情况下,很多公司会选择激进的战略,却忽略了背后的“风险”。尤其是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很多公司抱有“走出去”的雄心壮志,但能真正实现目标的案例并不多,交学费的故事却不少。比如,当年tcl并购法国的汤姆逊和阿尔卡特,就被其大股东、实控人李东生认为在战略上没有错,而是在执行上出现了问题,包括并购谈判时已经意识到汤姆逊的业务比想象中的糟糕,但在成为彩电行业“世界第三”的诱惑下,忽略了潜在的风险,结果导致a股上市的tcl集团2005年亏9亿、2006年亏19亿,银行总信贷规模从120亿降至40亿,公司也披星戴帽成为“*st”。因此,他在进行经验分享时,明确提出:“当面临机会的极大诱惑时,要忍得住。”

再如,曹德旺当年进入美国市场时,认为工厂做得那么辛苦,还要付原材料费、运费,才能获得玻璃销售的一半价钱,心中不服气,于是在美国南卡罗莱纳州买地、建仓库、设立批发中心,结果一年下来亏损,两年下来连续亏损。曹老板很奇怪,得到优惠的地皮和特殊的税收政策,为什么还会亏?后来在专家的点拨下,才认识到专业分工的道理,将分销模式改为了直销模式(即根据客户的订单,直接推销给独立的经销商),才扭转了亏损的局面。

战略看起来很美好,执行起来却困难重重,严重的甚至会影响公司的可持续发展。只不过铱星公司交的学费贵了些,为其他市场主体进行商业分析时提供了借鉴。

关羽在面对诸葛瑾的游说时,忘记了“北拒曹操,东和孙权”的战略方针,最终落了个败走麦城,导致蜀汉元气大伤战略无法实施的后果;而铱星公司在 “卫星通话”的战略执行中,落了个破产倒闭的严重后果。显然,战略战略,有些东西是绝对不能“略”的,记住“狗”才是狗粮公司健康发展的前提,管理者应详思“风险如何对目标达成产生影响”。

 

(本文为澎湃商学院独家专栏“会计江湖”系列之五十四,作者袁敏为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教授,会计学博士,研究方向:内部控制、资信评级等,出版有《资信评级的功能检验与质量控制研究》、《企业内部控制规范与案例》等著作。)

责任编辑:蔡军剑
图片编辑:李晶昀
校对:张艳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