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萧规曹随?印尼总统候选人都有些什么外交政见-九游会真人第一品牌游戏合营

澎湃新闻记者 许振华
2023-11-25 07:10
来源:澎湃新闻

位于印尼西爪哇的国立巴查查兰大学周边的普拉博沃竞选海报。  实习生 聂政昕 图

11月21日,以印尼前总统哈比比命名的智库“哈比比中心”(habibie center)举行学术论坛活动,讨论印尼2024年总统大选下印尼的外交政策走向。印尼战略暨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国际关系主任丽娜(lina alexandra)、印尼巴查查兰大学(padjadjaran university)国际关系副教授德尤库(teuku rezasyah)等学者在活动上分析说,3位总统候选人的外交政策含糊且差异不明显,大多延续现任总统佐科政府政策,不会有明显的改变。

目前一共有三组正副总统候选人参与2024年印尼总统大选:1号组合是前雅加达特区省长阿尼斯和民族觉醒党总主席穆海明;2号组合是现任国防部长普拉博沃与佐科长子、梭罗市长吉布兰;3号组合是前西爪哇省长甘查尔与现任政府政治、法律和安全事务协调部长穆罕默德·马福德。在印尼csis邀请下,阿尼斯、普拉博沃、甘查尔等3位总统候选人已先后在该机构就外交政策构想发表演讲。

“(3人在外交政策上)很大程度上仍会以国内为导向,也就是以经济为主。虽然他们都强调要执行自由且积极的外交政策,但仍不清楚这些政策设想要如何落实。”丽娜11月21日在论坛活动上评论说。她认为,3位候选人将延续佐科政府“不结盟”的外交态度,并提出一些空泛的内容。“大多是延续现任政府政策,而非有所改变。”

延续“中立”而“有为”

印尼青年非政府组织“印尼青年外交”(iyd)成员、外交政策分析师诺托·索内托(noto suoneto)最近撰文分析说,外交政策其实一直以来在印尼大选中的讨论程度都不算高,在更多人看来,内政话题才更具重要性。然而,印尼近年来在外交舞台上十分活跃,印尼外交部做了很多努力,印尼连续两年先后担任二十国集团(g20)轮值主席国和东盟轮值主席国,在区域和全球层面的战略作用日益显著,因此印尼精英越来越关注候选人外交政策的话题。

16日,《环球时报》引述《日经亚洲》称,在经济方面,候选人的选举宣言大体相似,基本延续佐科的政策,差异更多在于侧重点不同。普拉博沃主张“自给自足”,甘查尔主张“完善现有计划”,阿尼斯则主张“改善财富分配”。印度尼西亚大学经济学者托托·普拉诺托对《日经亚洲》表示,3位候选人都有同样的愿景,让印尼在2045年建国一百周年之前获得高收入国家地位。但印尼需要实现7%的年增长率,才能达到这一目标。

丽娜和德尤库等学者21日分析说,阿尼斯、普拉博沃、甘查尔等3位候选人的外交政策差异不大,很难找到明显的差别。“他们都提出,‘价值观’在外交政策上相当重要,但除了强调要展现出‘自由而且积极的’外交政策外,没有哪位候选人提出了具体的‘价值观’。” 德尤库说。

据《环球时报》16日报道,外交政策方面,3位候选人皆表示,若当选将继续实行印尼传统的多边主义,在外交政策上采取中立且不结盟的立场。

甘查尔在csis上的演讲具体阐释了什么是他眼中的“自由”和“积极有为”:“自由”指的是印尼必须维持战略政策制定上的独立性,“积极”则是印尼应该有自己的国际倡议,而不是对国际事件做被动的回应。

目前,印尼努力在大国竞争的格局中维持微妙的平衡,同时也在多边主义活动上体现出“有为”的企图。11月13日,美国白宫宣布将该国与印尼的关系提升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被认为是美国企图扩大在东南亚影响力、深化所谓“印太战略”的行动。印尼也接受美国提议,让美国出资约300万美元在廖内群岛的巴淡岛建立一个海上训练中心,同时和美国建立起双边防务对话。不过,印尼拒绝“选边站”和完全倒向美国,同时极力反对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奥库斯(aukus)”在域内的活动。

眼下,美国和印尼最突出的外交分歧之一是巴勒斯坦问题。一直以来,印尼都高调支持巴勒斯坦。尽管印尼政府不太可能因为美国采取亲以色列政策与美国翻脸,但现任总统佐科以及有望继承其政权的3位候选人都不会改变印尼的亲巴勒斯坦立场,以色列与哈马斯近日的冲突引起的印尼民间反美情绪更让他们在加深对美合作上不得不采取谨慎的态度。

普拉博沃11月14日在csis演讲时说:“我们(印尼)曾经被殖民过,所以我们理解被殖民的感受。我们将尽最大努力支持巴勒斯坦人。”他强调,印尼有着支持巴勒斯坦事业的承诺,将继续支持基于联合国决议的巴勒斯坦独立建国。

甘查尔则在外交政策演讲中表达了对联合国等多边机构的悲观情绪,认为他们难以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甘查尔认为印尼要响应其他国家的多边合作倡议,在人道主义框架下扩大对巴勒斯坦援助。阿尼斯则说,印尼应该邀请巴勒斯坦儿童来到印尼,学习“团结一致”和“走向谈判”。

印尼西爪哇国立巴查查兰大学周边的普拉博沃竞选海报。  实习生 聂政昕 图

谁最有“国际观”?

普拉博沃在本届政府中担任国防部长这一重要职务,他有许多于国际舞台上发声和表态的机会。他似乎也是三位候选人中最有国际事务经验、发言最为积极的一位,他的许多发言也得到了中国媒体的关注。

据环球网9月报道,当时,普拉博沃高调否认了美国与印尼在防长联合声明中批评了中国南海主张的有关报道,强调印尼对中国、俄罗斯友好,并尊重美国。去年11月,普拉博沃曾在与美国防长奥斯汀会晤时表示,印尼很荣幸与中国、美国都保持了友好关系。去年6月,普拉博沃演讲时说,亚洲有着被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荼毒的历史,中国是“反帝运动的先锋,一直是印尼的好朋友”。

这些表态与普拉博沃的过往呈现出较大反差。普拉博沃曾是任内与中国断交、实行系统性排华政策的前总统苏哈托的女婿,并曾担任印尼陆军特种部队司令,在印尼军事占领东帝汶与1998年社会骚乱期间被认为有着侵犯人权的纪录。

11月14日,普拉博沃再次在外交政策演讲中打出了“亚洲牌”和“平衡牌”。他说,印尼应向包括中国和印度在内的其他国家学习,而不是继续依赖西方。“我在欧洲长大,也许比欧洲人更了解欧洲历史。我担心的是欧洲会失去(它的)道德领导力。在与(全球)南方领导人的交流中,他们表示,西方存在双重标准。西方教导人们民主、人权……但西方有不同的标准,这非常关键。世界正在发生变化。现在我们并不真正需要欧洲。”普拉博沃说。

棕榈油产业是普拉博沃具体提到的范例。他指控欧盟对印尼的棕榈油产品做了“不公平”对待。欧盟今年以“对抗气候变迁和环境破坏”推出新法规,禁止进口“滥砍滥伐所生产的产品”,马来西亚和印尼的棕榈油产品被囊括其中。这一预计于2025年生效的新规定引起了马来西亚和印尼对欧盟提出抗议。

普拉博沃对欧盟“双标”的抨击似乎很能引起东南亚棕榈油业内人士的共鸣。马来西亚棕榈油总署(mpob)主席希尔米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印尼和马来西亚的棕榈油产业参与者有许多都是小农,任何更为严格的标准要求都会对他们造成巨大的成本压力;欧盟以“公平贸易”为理由要求小农追踪产业链上的所有踪迹,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公平和歧视性的。“欧盟国家可能缺乏对我们在工作上所取得的进步的认知。”希尔米说。

普拉博沃提出,印尼是一个“在过去50或60年一直向西方看齐”的国家,印尼需要“重新平衡”,必须“向其他东方国家学习,如日本、韩国、中国和印度”,包括根除腐败、改善教育、建立强大的职业纪律和展现民族自豪感等等。印尼人过去对美国和欧盟“怀有同情和敬仰”,但由于最新的地缘政治动态,这种态度可能渐渐消失。

甘查尔、阿尼斯的政治经验主要集中在印尼国内,他们在国际舞台上的表现似乎不如普拉博沃耀眼。不过,甘查尔和马福德也已在竞选宣言《走向一个卓越的印尼》阐述了他们的外交愿景,宣称要让印尼成为一个“先进、公正和可持续的海洋国家”。在宣言中,甘查尔表现出要带领印尼面对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全球人口增长、技术革命、气候变化、南北差距、激烈的国际经济竞争等全球难题的意愿。

甘查尔的副手竞选搭档马福德也曾在国际舞台上有所亮相。2023年8月,马福德作为政治、法律和安全事务协调部来到荷兰迪门(diemen),与印尼1965-1966年政变受难流亡者举行了突破性的会晤,承认这些流亡者在苏哈托政权下遭受了苦难,承诺将为恢复这些“无国籍流亡者”的国籍身份提供帮助。马福德的动作在印尼国内外引来了一些赞扬声音。

谁将真正“继承”佐科?

甘查尔、阿尼斯、普拉博沃在外交政策的讨论中都祭出了可以追溯至开国总统苏加诺的“民族主义”牌,3人的外交政策似乎显得很难区分开来。尽管如此,3人对现任总统佐科的态度还是有比较明显的区别:阿尼斯是佐科的明确批评者,甘查尔、普拉博沃则争相将自身塑造成佐科的外交政策继承人。

佐科在其第一个总统任期便提出印尼“全球海洋支点”战略和“海上高速公路”构想,希望印尼能更多展现其作为海洋国家的发展潜力。诺托·索内托分析称,在许多人看来,佐科的这一构想并没有真正取得成功。而甘查尔在外交愿景宣言中继续发扬了这一构想,承诺要提出更多创新的方案。

甘查尔希望延续佐科的思路,将印尼丰富的自然和人力资源作为外交活动的重要基础,并改善印尼在食品安全、能源韧性、海洋主权、经济产业化发展等方面的表现。他还许诺要为外交部和外交官员提供更多的预算。

普拉博沃也表示他将延续佐科的经济政策,比如产业“下游化”。“下游化”指的是只允许金属等资源在“精炼化”后才可出口的政策,这样可以促进外资扩大对印尼资源产业的投资,建立本地化的工业系统。佐科政府的这类政策被欧盟批评为“保护主义”。普拉博沃反驳称,这不是保护主义,而是要“有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

普拉博沃说,如果他当选总统,将扩大出口禁令范围,将铜、锡、农产品、海洋产品也纳入“下游化”行列。他认为,如果印尼能体现出“成功的经济管理”,就能在国内保证对穷人和病患的关心,在东南亚维持领导地位。

阿尼斯是佐科政府内政外交政策最重要的批评者之一。11月初,阿尼斯在csis活动上表示,印尼现在的外交政策只关注“交易”和“狭隘的利益”,他将改变这一点。他还批评佐科政府过于关注中国,批评佐科缺席了联合国大会。

阿尼斯宣称,现在的政府在外交政策上过于被动,没有体现其“作为世界公民的责任”。比如在俄乌冲突爆发时,印尼只是被动讨论食品供应链安全,而没有在人道主义危机中采取主动行动。实际上,佐科去年6月先后到访乌克兰、俄罗斯,并与两国领导人见面,是第一个在乌克兰危机全面爆发后做出如此外交动作的亚洲国家领导人。

尽管阿尼斯曾在美国接受教育,但他仍强调,印尼要维持中立和不结盟的立场,阿尼斯对“四方安全对话”(quad)和“奥库斯(aukus)”都不感兴趣。阿尼斯也拒绝承诺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

责任编辑:李晓萌
图片编辑:张同泽
校对:栾梦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