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丨酽酽父子茶-九游会真人第一品牌游戏合营

刘士帅
2023-11-27 21:18
来源:澎湃新闻

少年时,我最盼望冬天。因为,冬天是父亲归家的日子。

父亲是一名地质工作者,一年中绝大多数时间都在野外奔波,天南地北,风尘仆仆。只有到了寒冬腊月,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假期。归来的父亲背着大包小包,包里的水壶中永远泡着一壶酽茶。父亲喜欢喝茶,那种喜欢是发自内心的。

年少时,我无数次看见父亲坐在老家的炕桌上,桌上沏着满满一壶茶。窗外北风呼啸,火炉上煮着开水,母亲边做活计边陪父亲说话,眼神却不时瞟向父亲面前的茶壶。一壶茶可以倒三杯,父亲喝完了三杯,母亲会起身给父亲的茶壶里续水。父亲让母亲喝茶,母亲摇摇头,父亲让我也试着喝点茶,母亲替我摇摇头。看到母亲摇头,我也只得摇头。其实,那时的我很想尝尝茶的滋味。隔着炕桌,我已经闻到了淡淡的茶香,那种香气弥漫在屋子里,让人忍不住会深深吸几口气。

父亲把热茶捧在手上,一口口细品,头上很快沁出了细密的汗珠,脸上却写满陶醉。有一次,我趁母亲不在身边,偷偷跟父亲讨了一回茶,那种又苦又涩的滋味于口中左右盘旋。最终,还是被我吐了出来。茶那么苦,那么涩,父亲竟然茶不离手,我实在无法理解父亲对茶的爱。父亲笑着对我说:“你还小,等你到了爸这个年纪,就会懂的。”那一刻,父亲粗糙的手掌抚过我的额头,望着父亲脸上的表情,我似懂非懂,却努力点了点头。

岁月如同翻过的日历,一年又一年。父亲在野外工作了大半辈子,终于得已退休回家。长大后的我,带着对远方无尽的向往继续着父亲当年的闯荡。如今,父亲头发白了,腰身也不再挺拔。已然走进中年的我,渐渐有了父亲当年的目光和心境,就连对茶的偏爱也与当年的父亲如出一辙——喜喝酽茶,喜欢酽茶带给人的那种微微的醉意,暖暖的慰藉,浑身通透的安然。

上周末,我去探望父亲,父亲早早备好了茶——铁观音、金骏眉、毛尖……应有尽有。泡茶的水,父亲亦换上了桶装的山泉水。陪父亲喝茶,陪父亲说话,陪父亲一起享受慢时光,这是我能想到的陪伴父亲的最好方式。往事在缕缕茶香中蒸腾,冒着丝丝热气,一切恍然如昨。父亲年纪大了,喝不得酽茶,倒是我,借助一杯杯酽茶,释放着中年的压力。

父亲像个哲人,悠悠说道:“人这一辈子,少时父母疼,老年子女惜,唯有中年,上有老,下有小,最是艰难。喝茶呢,少时觉着苦,中年苦作甜。老了,方知清茶一杯,天高云淡。”言毕,父亲深切地望向我,浑浊的眼睛里写满了期待。我猛喝一口杯中的酽茶,苦是真的苦,咽下,竟觉浑身通泰。那一刻,我终于理解了一度爱喝酽茶的父亲。

周作人曾经说过,“苦茶并不是好吃,平常的茶小孩也要到十几岁才肯喝,咽一口酽茶觉得爽快,这是大人的可怜处。”当年,父亲一个人漂泊在外,吃多少苦,受多少累,回到家,永远站成一个男人的伟岸,露出坚强的笑脸。一个扛起命运中所有重负的男人,用一杯杯酽茶陪伴自己度过了生命中最难耐的日子,最终苦尽甘来,才拥有了晚年云淡风轻的清茶人生啊。

窗外天空阴沉着,一场大雪将至。室内温煦如春,茶香袅袅。将父亲的清茶续好水,端起自己的那杯酽茶,与父亲对视的一刹那,我像父亲读懂我一样,读懂了父亲。

 

责任编辑:甘琼芳
图片编辑:乐浴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