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蜘蛛”到纪录片,布尔乔亚回顾展在悉尼举办-九游会真人第一品牌游戏合营

文/dee jefferson;编译/澎湃新闻 陆林汉
2023-11-27 08:47
来源:澎湃新闻

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1911-2010)是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女性艺术家之一,她出生于法国巴黎,1938年移居美国纽约。她以创作大型雕塑和装置闻名,她的艺术致力于探索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常常从自身的记忆和经历中汲取灵感,讨论家庭、身体、爱、恐惧和死亡等议题。

11月25日,路易丝·布尔乔亚个展“是白昼侵入黑夜,还是黑夜侵入白昼?”在澳大利亚悉尼新南威尔士州美术馆展出,通过对比鲜明的两个展厅的近130件作品,回顾布尔乔亚的艺术生涯,讲述其艺术创作中的情感对立和矛盾。

路易丝·布尔乔亚,拍摄于1990年

在新南威尔士州美术馆的“the tank”画廊地下深处,一个投影照射在墙上,镜头中,年近八旬的艺术家路易丝·布尔乔亚正在剥一个橘子。她先用黑色的记号笔在橘子皮上勾勒出一个女性的轮廓,然后用刀刻出线条,剥开果皮。

在路易丝·布尔乔亚小时候的周日晚宴上,她的父亲经常当着客人的面表演“橘子”把戏。“我正在为我的女儿画一幅肖像”,但是肚脐部分要留到最后才揭晓,揭晓时会有一个转折,呈现出的并不是一个女孩,而是一个男孩,带有男性器官。“好吧,我很遗憾我的女儿没有展现出这样的美。”他会这样宣称。年轻的布尔乔亚羞愧难当,她不记得大人们是否在嘲笑她,但她的感觉是,“当时非常痛苦。”

墙壁上投影,路易丝·布尔乔亚再现了父亲的派对把戏

这部纪录片是美术馆为这位已故法裔美国艺术家举办的大型展览的一部分。 “路易丝·布尔乔亚”作品展分为两层,展出了近130件作品。布尔乔亚在讲述故事时,她那双雕塑家的手自信地在水果上移动,而听故事的人则听得如痴如醉。到最后,这位艺术家几乎抑制不住泪水,她又回到了小女孩时代,被父亲随意的性虐待所伤害和羞辱。

这一影像揭示了布尔乔亚的创作实践、个性和心理。路易丝·布尔乔亚更为人所熟知的是她那带刺的公众形象和恐怖的大蜘蛛雕塑,但这部影片揭示了这位著名艺术家脆弱的内核。这个片段埋藏在展览的深处,恰如其分:我们必须涉过美丽、泥泞和分析,才能获得启迪。沿着墙再往前走,是布尔乔亚的复仇幻想作品《父亲的毁灭》(the destruction of the father),一个红光闪烁的凹槽(那是一个孔、一个子宫、又或是一个熔炉或一个洞穴),附近有一只坦克般大小的蜘蛛,那是母亲的可爱化身。

展厅现场,布尔乔亚《父亲的毁灭》(the destruction of the father),1974年

展览现场展出的“大蜘蛛”

新南威尔士州美术馆国际艺术首席策展人贾斯汀·帕顿(justin paton)说, “这一展厅一直在等待路易丝,或者说路易丝一直在等待这个展厅”。这确实像是天作之合(或者艺术家会将这称之为地狱),尤其是因为布尔乔亚对地窖、水井、黑暗和深渊的痴迷。

展览“ 路易丝·布尔乔亚:是白昼侵入黑夜,还是黑夜侵入白昼?”于11月25日开幕,是新南威尔士州美术馆在新展厅举办的首个艺术家个展。这一展厅的绰号叫“悉尼现代”,但目前还没有被正式命名。策展人贾斯汀·帕顿围绕黑夜与白昼的对立来组织这场展览,其灵感来自布尔乔亚的系列作品之一的“是白昼侵入黑夜,还是黑夜侵入白昼?(has the day invaded the night or has the night invaded the day?)”这也是此次展览的标题。

路易丝·布尔乔亚,《云与洞穴》(clouds and caverns),1982-1989年

路易丝·布尔乔亚,《提着包裹的女人》(woman with packages),1949年

在楼上的一系列白色立方体空间中,观众可以参观布尔乔亚的生活及作品:从布尔乔亚在1940年代的突破性雕塑《人物》(personages)系列,到她的两个标志性笼状装置《细胞》(cell),以及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为致敬其母亲的裁缝及挂毯修理工作而创作的纺织品。

展览现场,手部、螺旋线、乳房、刀片和线轴形式在展厅里比比皆是

展厅中,手部、螺旋线、乳房、刀片和线轴元素比比皆是。在梦幻般的画作中,抽象的身体部位被涂上肉粉色水彩和血红色。在这里,性、母性和血腥无处不在。

然后,沿着螺旋楼梯下到“the tank”展厅,你就会看到一系列强有力的作品。这里有噩梦般的、嬉戏的、情色的,以及温和的作品。这些作品没有文字,也没有解释,它们是布尔乔亚心理的奇异果实。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一个无头的金色人像向后拱起,它被悬挂在七米高的混凝土柱组成的矩阵中央,看上去像在水下翻筋斗。这是众多作品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同时,这里也有许多不那么引人注目的作品:一只潜伏着的五条腿的猫;一只在墙上爬行的蜘蛛;以及华丽而血腥的《喂食》(the feeding)系列中的小型水粉画(看上去是母亲的乳头)。

展厅现场

策展人帕顿建议观众从白昼转向黑夜,但也有充分的理由反其道而行之。在退回到个人历史和心理诠释的明亮领域之前,观众可以先探寻阴暗、潜意识的深处。这样可以削弱布尔乔亚艺术作品中的神秘感。当然,这样也会损害观众看展时获得原始、本能反应的机会。

布尔乔亚的艺术源于她的童年,尤其是她在与父母的关系中所留下的深刻的情感创伤。她觉得自己被母亲抛弃了。她的母亲于1932年去世,当时布尔乔亚只有20岁。她觉得自己被父亲背叛了,因为父亲是个花花公子。

展览现场

在获得哲学学位并放弃数学研究后,布尔乔亚于20多岁时开始接触艺术。艺术是她处理上述创伤和不断变化关系的一种手段。她后来在精神分析方面取得了成功,这也影响了她的艺术创作。她与母亲和解,其著名的蜘蛛雕塑《妈妈》(maman)就是对母亲的纪念。该雕塑现安装在新南威尔士美术馆的19世纪建筑的前院。但布尔乔亚从未原谅过自己的父亲。

路易丝·布尔乔亚《妈妈》(maman),1999年

布尔乔亚似乎也在为自我原谅而挣扎。她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离家出走的女孩”。年轻时,她抛弃了当时处于战争边缘的法国家庭,与当时的新婚丈夫、美国艺术史学家罗伯特·戈德华特(robert goldwater)搬到了纽约。

他们领养了一个男孩,后又接连生了两个孩子。布尔乔亚早期的艺术创作占据了混乱的家庭空间,为此,烹饪和家务都退居其次。1973年,丈夫去世后,布尔乔亚拆掉了炉灶,把餐桌切成两半做成工作桌,把整个房子变成了自己的工作室,并开始在墙上写字。同年,布尔乔亚向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请愿,要求为她举办首次个展。令人沮丧的是,在她艺术生涯的后期,即1982年,她才迎来了这一里程碑。

展厅现场,布尔乔亚《好妈妈》(the good mother)(2003 年)

路易丝·布尔乔亚,《比耶夫尔颂歌》(ode à la bièvre),2007年

2010年,布尔乔亚逝世。她在任何时代都是当之无愧的艺术大家。如今,布尔乔亚的身影无处不在。仅今年一年,她的作品就在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展出,并即将在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和澳大利亚当代艺术中心举办联展。

这也难怪,她的艺术是原始的、严谨的、勇敢的。她的艺术作品所探讨的不外乎人类的生存状态。

展览将展至2024年4月28日。

(本文编译自《卫报》)

责任编辑:顾维华
图片编辑:张颖
校对:施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