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海滨、农场,看19世纪的法国自然主义创作-九游会真人第一品牌游戏合营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2023-11-25 18:08
来源:澎湃新闻

波澜壮阔的大海、伫立的堤岸、繁忙的港口、静谧的塞纳河……34位艺术家,54件绘画作品,带观众回到19世纪,看彼时的自然风光与风土人情。

11月25日,“遇见印象派:莫奈、雷诺阿与诺曼底大师真迹展”在遇见博物馆·北京798馆开展。展览展出莫奈、德拉克洛瓦、雷诺阿、库尔贝、柯罗等34位艺术家的绘画作品。据悉,本次展览的展品来自法国诺曼底绘画协会和法国多维尔方济各会博物馆。

在19世纪,注重光与影的协调、色调的组合的印象派通过描绘芭蕾舞演员、巴黎城市的街景、垂柳依依的塞纳河风光——这些现代生活场景的图画吸引了西方社会的注意,印象派主张背着画架走出画室,描绘刹那阳光下的景物和现实生活,强调人对自然、生活的感受,注重画家的情感表达,欣赏这些印象派大师作品犹如感受到他们眼中浪漫的世界,给予人们无限的想象。

策展人、诺曼底绘画协会创始会长阿兰·塔皮耶阿兰·塔皮耶介绍,印象派跟水有关的主题很多,可以感受到颜色和光线的迥异:“诺曼底有着法国最变化多端的天气,湿度最高,也因此成为印象派风景画诞生的摇篮。当我们看到这个展览时,大家会感觉到艺术和展览没有国界,没有中国人和法国人之分,有的是共同对美的感受。”

展览现场

展览围绕“海滨度假村”“海滨:自然与劳作”“圣西梅昂农场”“诺曼底的土地”“沿着塞纳河”五个单元,呈现19世纪初艺术家们开始走出画室,深入生活,把自身感受放到了首位的特点。

从翁弗勒尔到朗鲁内,在诺曼底海岸的许多地方,画家之间的聚会交流频繁,催生了自然主义的风景画。他们年复一年地积累画作,在1830年至1870年间留下了印象派风景画史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从1850年开始,各种艺术流派的画家、作家、评论家和摄影师都在追踪并记录下新的生活方式,这种新生活方式后来也被称为“现代生活”。

艺术史学家罗伯特·l·赫伯特阐述了这种新生活方式的关键点: 一方面,渔民、劳动者,仍然处于传统的生活节奏中;同时,他们与小船、海和岩石融为一体,象征了潮汐平静的表面下生命苦难的一面。他们在退潮时捞起海带,拉着渔船,撒下鱼饵,然后在涨潮时冲上渔船,把网撒到海湾深处。为了描绘这些画面,圣西梅昂农场的画家与劳动者们住在一起。

让-巴蒂斯特·卡米耶·柯罗《诺曼底的海滩》

另一方面,宁静的海边迎来了一群衣着华丽的游客,他们姿态各异,互相交谈,仿佛在城市中从未享受过这番体验,游客们双双相伴,或是拖家带口——海滩上最为常见的是女性身影,她们带着孩子,到了周末,丈夫们也会加入——布丹将他们描绘成成群结队的人。画家与作画对象保持着一个冷静的距离,以免互相打扰。游客则是阳光和海浪的体验者与消费者,画家则借着他们的视线凝视着自然的奥秘。

欧仁·布丹《海边的垂钓者》

两幅日落分别是布丹和雷诺阿的作品。1890年,在生命的最后时光,布丹始终在家乡多维尔看海。他不再执着于灰暗的色调,而开始运用亮色,表现出了他“对光的渴望”。布丹大胆地与一向以傲慢出名的雷诺阿合作,共同在诺曼底创作。这一举动使二人取得了来之不易的胜利。从1879年开始,布丹借住在瓦尔格蒙特的贝拉尔博士家,五月,他又住在滨海伯尔尼瓦尔的别墅。得益于诺曼底优美的季节景色,他创作了一些海上日落的简稿。布丹通过造型的概括性思维记录归纳每一笔,目的是简化风景画的模板。

相反,雷诺阿则希望画中有更多的扩充,前者通过颜色构建空间,后者追求在画中铺设如波浪般的色彩。有评论家指出,在诺曼底逗留期间,雷诺阿通过创作风景画追求放松的状态:“蓝色和绿色浸染在湖泊中,至于红紫色,则来自醋栗果酱。但时间会将这些活泼的颜色融合并整合为一体”。

欧仁·布丹《夕阳下的退潮》

奥古斯特·雷诺阿《夕阳,根西岛的风景》

画家们也把目光转向了洗衣妇和渔民身上,这些人里有很多改行做起了与旅游业相关的生计。渔民拆除了原有的滨海木屋,开始向新到来的人出售原本会被运送到各大市场的鱼鲜,度假客因此可以直接在当地品尝美味。海滨正经历一番改造,开始修建旅馆、浴场、赌场,贵族与演艺名人在此处的新寓所定居,引得民众蜂拥而至。

欧仁·伊萨贝曾在此速写美丽风景的时代日渐结束,这个世界支离破碎,任人摆布,成了新生活方式的背景布。然而,艺术家依旧想要在他们的风景画中,缓解这些冲击,让混乱变得有序。他们如同保守秘密一样,在一张张画作上细致地描绘着风景,还要避免现代设施对画面产生粗劣的影响。

欧仁·勒波特文《拉芒什海岸的傍晚》

路易斯·瓦尔塔特《贝辛港》 

自然主题一直存在于画家的视野中。但从此以后,他们将现代元素从生活背景中提取出来,好奇地对它们的现实特性进行分析。对于艺术家而言,这实际上是一种妥协。1860年代,支持社会主义的库尔贝受舒瓦瑟尔公爵的邀请,在特鲁维尔绘制涵盖“包含各类度假游客的海景、海水浴、海浪之上的女人立于一艘奇特的双木舟上,以及许多世俗的肖像和一个肩上扛着死海鸥的渔夫妻子的图像”。

古斯塔夫·库尔贝《特鲁维尔的海滩》

奥斯卡-克劳德·莫奈《圣阿德雷斯的暴风雨》 

圣西梅昂农场曾属于修女图坦,位于格拉斯海岸上。农场藏于山坡上的苹果树林中,从中基本无法看到河口的景观。布丹从1854年起就经常光顾这家旅馆。1859年,库尔贝向他传授了大胆狂野的色调风格。在这一年,他们与波德莱尔一起分享了对天空和云彩的热爱。波德莱尔在他的《1859年沙龙》中赞扬了布丹的研究和粉彩。

自然主义风景是印象主义绘画表现对象的熔炉,圣西梅昂农场的精神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农场是集合了各种元素的表现舞台。1870年,随着农场的出售,圣西梅昂的传奇开始了,它将呈现的画作仍像是艺术家的自我写照,但这些作品不再是光滑和沉默的灵魂之镜,它们开始与生活紧紧相连。

奥斯卡-克劳德·莫奈《悬崖》

欧仁·布丹《圣西梅昂的农场》

路易-亚历山大·杜布尔 《圣西梅昂的午餐》

自十八世纪以来,诺曼底的大地一直在文学形象上多姿多彩。莫泊桑在《考斯克之境》中描写,在诺曼底有大山或百年古树的地方,景观令人十分赞叹:“被斜长在堤岸上的高大树木遮蔽的下沉式小径……小屋被细长的山毛榉树包围。”

欧仁·布丹《图克河畔的奶牛》

让·巴蒂斯特·卡米耶·柯罗《诺曼底的乡间小路》

查尔斯·安格朗《在果园》

伊萨贝、于埃、杜比尼和柯罗都知晓,只有通过努力的练习和孤独的沉思,才能把握住诗意的片段。米勒也曾到访这里。在巴黎附近,他练习绘画自然景色,希望能平衡理想主义与古典风格。他的画作多以播种者和拾穗者为标志,对画面进行综合叙事。尽管拥有强大的生命力,但诺曼底的土地并没有在风景画中形成这种特色。然而,这里藏有许多只有画家才能捕捉到的微观世界:小而起伏的平原,倾斜的高原,陡峭且经常不对称的山谷……土丘和盆地,长而凸的斜坡……广阔地块上的英式公园……茂密的树林,像树篱上的避难所一样紧绷,下沉式小径和隐匿的小院,画家们只将眼光聚焦于这充满乡土气息的诺曼底古老的骨架。

展览将持续到2024年的2月25日。

责任编辑:陆林汉
图片编辑:张颖
校对:施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