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长鹏洗钱或面临10年监禁,美司法部:宣判前不应回阿联酋-九游会真人第一品牌游戏合营

澎湃新闻记者 张静
2023-11-27 13:12
来源:澎湃新闻

·美国司法部的一份法庭文件披露,司法部律师不仅重申了在宣判前赵长鹏应被限制在美国大陆生活、禁止前往阿联酋,并首次明确透露在宣判时美国政府可能会辩称赵长鹏应被判处10年监禁。

·杜克大学法学院高级讲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互联网执法办公室前主任约翰·里德·斯塔克认为,法官应禁止赵长鹏在量刑听证会之前前往阿联酋。如果美国司法部不能确保对赵长鹏的判决,以阻止未来在加密领域以及其他领域的洗钱行为,43亿美元的“认罪协议”最终可能会反噬美国司法部。

当地时间11月21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离开西雅图联邦法院。

世界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创始人、前ceo赵长鹏承认洗钱,或面临10年监禁。

法律界普遍认为赵长鹏或判处12-18个月监禁,但当地时间11月24日,美国司法部的一份法庭文件首次明确透露在宣判时美国政府可能辩称赵长鹏应被判处10年监禁。该文件还披露,美国司法部律师重申在宣判前阿联酋公民赵长鹏应被限制在美国大陆生活、禁止前往阿联酋。但此前美国地方法官同意以1.75亿美元保释金释放赵长鹏,赵长鹏的律师辩称他没有潜逃风险。

“赵长鹏的罪行不是违规停车罚单,而是等同于大规模谋杀和混乱,他的财富和不引渡国家的特殊公民身份使得赵长鹏有合法的逃跑风险。”杜克大学法学院高级讲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互联网执法办公室前主任约翰·里德·斯塔克(john reed stark)11月26日表示,法官应禁止赵长鹏在量刑听证会之前前往阿联酋。如果美国司法部不能确保对赵长鹏的判决,以阻止未来在加密领域以及其他领域的洗钱行为,最终可能会反噬美国司法部。

赵长鹏承认洗钱,或面临10年监禁

此前,美国司法部已指控赵长鹏等人因未能实施有效的反洗钱计划而违反了美国《银行保密法》,并故意违反美国的经济制裁。币安允许不法分子在其平台上进行与儿童性虐待、毒品和恐怖主义融资有关的交易,允许非法行为者进行超过10万笔支持恐怖主义和非法毒品等活动的交易,允许超过150万笔违反美国制裁的虚拟货币交易,允许与“基地”组织等有关的交易,甚至制定流程,如果vip用户成为执法部门调查的对象,就会通知他们。

当地时间11月21日,赵长鹏承认洗钱指控并辞去ceo职位。赵长鹏同意向美国大宗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支付1.5亿美元罚款,币安同意向美国当局支付43亿美元以解决刑事指控,这是美国有史以来涉及高管刑事指控的最大企业和解协议。

到目前为止,法律专家的普遍共识是,根据美国量刑指南,赵长鹏可能会在最低安全级别监狱被判处12-18个月监禁。但当地时间11月24日,美国司法部的一份法庭文件披露,司法部律师不仅重申了在宣判之前赵长鹏应被限制在美国大陆生活、禁止前往阿联酋,并且首次明确透露在宣判时美国政府可能会辩称赵长鹏应被判处10年监禁。

文件显示,在绝大多数案件中,一名已经认罪、可能面临牢狱之灾、居住在不将其公民引渡到美国的国家的亿万富翁被告将被拘留。赵长鹏与美国没有任何关系,他是阿联酋公民,他的家人住在阿联酋,他的财产在国外,包括在阿联酋。他通过邀请获得公民身份,虽然赵长鹏将这一邀请和公民身份描述为一种“荣誉”,不会利用它来逃避美国法律,但这表明他与阿联酋有着密切联系。考虑到这些关系,如果赵长鹏决定不返回美国面对不确定的判决,没有理由相信阿联酋会将他移交。因此请求法院要求赵长鹏在他认罪和判决期间留在美国大陆。

1.75亿美元保释金,明年宣判前能否离开美国

赵长鹏的量刑听证会目前定于2024年2月23日举行。根据杜克大学法学院高级讲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互联网执法办公室前主任斯塔克11月26日的说法,可能会改到更晚的日期,直到那时才会知道赵长鹏的判决。

此前美国地方法官布莱恩·津田(brian tsuchida)同意以1.75亿美元保释金释放赵长鹏。美国司法部则要求美国地区法官理查德·琼斯(richard jones)在本周一之前撤销津田的决定,该决定即允许赵长鹏在明年2月23日宣判之前返回阿联酋。赵长鹏的律师则敦促美国法官拒绝美国司法部的要求,要求法官在宣判前允许赵长鹏离开美国。

据cnbc报道,律师辩称,赵长鹏同意了一笔“可观的”保释金,并自愿来到美国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所以已经证明他没有潜逃的风险;允许赵长鹏返回阿联酋将使他能够照顾他的伴侣和3个孩子,让他们为他的判决做好准备。

斯塔克表示,津田在初次保释听证会上将当地时间11月27日定为审查赵长鹏保释令的最后期限,届时可知琼斯是否会允许赵长鹏在宣判前前往阿联酋。斯塔克的看法是,法官应禁止赵长鹏在量刑听证会之前前往阿联酋。“赵长鹏的罪行不是违规停车罚单,而是等同于大规模谋杀和混乱,他的财富和不引渡国家的特殊公民身份使得赵长鹏有合法的逃跑风险。”

“至于量刑,首先,如果赵长鹏不合作,违反他的认罪条件(包括一连串限制和3年内禁止与币安联系),或采取其他行动来破坏他的认罪安排,我不会对此感到惊讶。”斯塔克表示,最重要的严峻现实是,如果美国司法部不能确保对赵长鹏的判决,以阻止未来在加密领域以及其他领域的洗钱行为,那么这个“认罪协议”最终可能会反噬美国司法部。他希望美国司法部能有所作为,或者对币安的监控和其他补救要求将揭露更多可指控的严重罪行。“否则,整个币安的崩溃很可能会成为对赵长鹏的一记耳光,可悲的是,这是一场史诗级的历史不公。”

责任编辑:郑洁
图片编辑:金洁
校对:张艳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