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家艾马尔纪念利盖蒂百年诞辰:人们永远无法操纵他-九游会真人第一品牌游戏合营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2023-11-28 10:09
来源:澎湃新闻

“他是自由精神的化身。”谈及作曲家利盖蒂,与之相交多年的法国钢琴家艾马尔如是说道。

利盖蒂被公认为二战以来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也是继巴托克之后匈牙利最重要的音乐家。今年正值利盖蒂诞辰100周年,艾马尔在世界范围展开纪念之旅,11月28日,他的演出足迹将来到上海交响音乐厅。

利盖蒂

影响数代人的音乐先锋

从初期对罗马尼亚民歌的使用到早期调性音乐,再到微型复调作曲技法以及后期的复调节奏作曲技法,利盖蒂穷其一生都在对音乐进行不断追寻和探索。

在1960年的《幽灵》中,利盖蒂要求巴松演奏员吹奏乐器不用哨片,铜管演奏员用手拍击号嘴,打击乐手要向排满金属盘的箱子中摔瓶子,同时戴好防护眼镜;1961年,利盖蒂推出《音乐的未来》,演出时他站在毫不知情的听众面前,在黑板上写出指令“渐强”“更强”“安静”,观众的哗然之声就是音乐;1962年,利盖蒂推出《100只节拍机的交响诗》,演奏由一百只上紧发条嗒嗒作响的节拍机担当……

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将这位先锋作曲家推进大众视野。这部著名科幻影片可以听到不下四部利盖蒂作品,如《安魂曲》《永恒之光》《大气层》《机遇》。利盖蒂的微型复调如催眠术一般奏响,与库布里克的抽象用光设计及负片效果的自然景观奇妙地作用在一起。

“利盖蒂依然年轻朝气,找不到比艾马尔更合适的独奏家来纪念他的百年诞辰。”乐评人猫总评道。

1977年认识利盖蒂以来,艾马尔步履不停地演奏老友作品,也是目前为止灌录利盖蒂作品最多的钢琴家。2023年,艾马尔在27个不同的场合演奏、教授和谈论他的音乐,并拍摄关于他创作的评论影片。

“他可以用极为简单的观念去营造出强烈的、近乎戏剧化的情境。这是一位令人难以抗拒的艺术家。”艾马尔说。

“他的一些音乐有悲剧感,但也有幽默感。当然,他的音乐从不悲怆,因为他被生活深深吸引。因此,他的音乐中充满了对抗悲怆的解药,包括幽默,有时是黑色幽默。”

艾马尔认为,利盖蒂属于开启了数百扇门的先锋音乐家,影响了一代又一代截然不同的创作者,“他思想开放,热爱独立,一生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他是自由精神的化身。人们永远无法操纵他。”

一定程度上,这也影响了艾马尔对人生的追求,“思想和行动上的独立是当今人类非常重要的一个维度,而这样的艺术家能够启迪和激励我们在这一维度上的追求。”

艾马尔

利盖蒂音乐的权威释者

艾马尔音乐会的曲目分量十足,利盖蒂是耀眼主角,还有各个时代的作曲“革新者”。

上半场,艾马尔将演奏《里切卡尔塔组曲》,这是利盖蒂在匈牙利时期一部重要的实验性作品,试图将里切卡尔塔这一古老的器乐体裁融入新的音乐语言;同时,搭配贝多芬的两套短小可爱的钢琴小品。二者之间是对立的关系。

练习曲是利盖蒂的重要标签。下半场,利盖蒂、肖邦、德彪西的练习曲交错呈现,三者之间的联系千丝万缕,相映成趣。

利盖蒂的练习曲对钢琴家的手指和大脑提出巨大挑战,“困难到仿佛无法演奏,是非常恐怖的磨难。”乐评人张可驹说,“将艾马尔最直接地镶入20世纪钢琴音乐历史之墙的,正是利盖蒂谱写的练习曲。”利盖蒂将几首练习曲题献给艾马尔,艾马尔早年巡回演出时,他曾一同旅行,时时提出意见,二人共同将这套丰碑之作推到公众面前。

“艾马尔是一位很难归类的钢琴家,如果有一个类别,那就是演奏家中的‘时代之子’。他对于新音乐天然感兴趣。”张可驹说。

艾马尔与许多现当代作曲家关系非常,首演过布列兹、施托克豪森、勋伯格等大师的作品,是利盖蒂和梅西安作品的权威释者。

如今的艾马尔还在不断首演当代音乐新作,比如,卡特的《警句》、哈里森·伯特维斯特的《回应》《键盘引擎》《甜蜜的混乱和仔细的粗心》。接下来,他将首演克拉拉·伊安诺塔的最新钢琴协奏曲,以及克劳斯·奥斯帕德的《自由在石头上碰壁》。

当代音乐最吸引他的,是那些着意发现新颖手法、以新的表现方式去突破音乐语言的作曲家,“他们是为了这个时代、而不是已经结束的时代去创作。他们将丰富我们的见识,引导我们,为我们提供开启这个时代的钥匙。”

如果某一天,世界上再也没有了当代音乐,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在人类历史上,曾有过无数艺术创造力不被鼓励而被扼杀的时刻。这些都是历史的至暗时刻。让我们期待这一天再也不会发生。”艾马尔说。

音乐会海报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张艳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