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亚入欧”21年,哈萨克斯坦男足竟然要踢进欧洲杯了-九游会真人第一品牌游戏合营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陈丁睿/仰卧撑足球
2023-11-28 12:36
来源:澎湃新闻

加入欧足联21年后,世界排名第98位的哈萨克斯坦从未离洲际大赛如此接近。

近日,2024德国欧洲杯预选赛小组赛阶段落下大幕,共有21支球队锁定了正赛资格,至于最后的三个名额,将由12支落位附加赛的球队决出。

在欧预赛小组赛阶段距出线区只差4分的哈萨克斯坦,就是这等待命运的十二分之一,它所在的附加赛组,有希腊、格鲁吉亚和卢森堡。

哈萨克斯坦完全有机会晋级欧洲杯正赛。

现实一点看,且不论在本组决赛的对手是格鲁吉亚或卢森堡,光是四个月后去往雅典挑战前欧洲杯冠军希腊队,就是一次荆棘密布的大挑战。

但乐观一点说,在通过欧国联c级别的赛事拿到附加赛资格后,哈萨克斯坦距离队史第一次洲际大赛仅有两步之遥,无论碰到怎样的对手,他们的信心与士气都会百分百地拉满。

更何况,哈萨克斯坦在今年的成绩绝对值得一提——从三月主场3比2击败丹麦、六月客胜北爱尔兰,到十月客胜芬兰、憾负斯洛文尼亚,这支昔日的鱼腩球队,似乎终于探索到了隧道里的光亮。

客场击败北爱尔兰队后,疯狂庆祝的哈萨克斯坦球员。

曾跟中国男足交手过3次的哈萨克斯坦,在亚足联度过了八年时间(1994年到2002年),而为了追求更好的竞技环境和发展条件,2002年他们选择了“脱亚入欧”。

按照哈萨克斯坦前足协主席库拉尔别克·奥尔达巴耶夫的说法,哈萨克斯坦足协本有机会在更早的时间加入欧足联,但由于国家奥委会出现的一些差池,他们不得不付出了更多的时间。

虽然看似合情合理,但哈萨克斯坦的选择并没有规避掉争议和质疑,除了外部舆论的看衰,本国内部的氛围也是嘈杂不断。

在评论员热尼利苏的记忆中,“大家都不知道这个改变到底意味着什么。它究竟是一种情绪的表达,还是一条真正能取得进步的道路……没有人可以给出答案。”

哈萨克斯坦足球经过了20年的积累,终于迎来了突破。

如果以成绩作为唯一的评判标准,哈萨克斯坦的脱亚入欧确实难言成功。

过去20年,该队在世预赛的总战绩为3胜9平34负,在欧预赛的总战绩为7胜8平29负(不含2024德国欧洲杯预选赛),别说是决赛圈的门票了,一场正式比赛的胜利都没那么简单。

十年前,在哈萨克斯坦于欧洲杯预选赛遭遇五连败且一球未进后,旅游和体育部长特米尔汗·多斯穆坎贝托夫甚至向议会提出了重返亚足联的想法。

一时间,哈萨克斯坦足球的入欧之路充满未知。

很难找出哈萨克斯坦足球的发展拐点究竟在哪儿,由量变到质变的状态,总归需要时间的沉淀。或许,欧足联近年对于俱乐部和国家队赛事的大改组,进而让小球队、小国家队受益的初衷,就是哈萨克斯坦足球积蓄能量的开始。

阿斯塔纳球员在欧冠对阵马竞。

一条较为清晰的时间线是——7次夺得哈萨克斯坦超级联赛冠军的阿斯塔纳俱乐部,在2015-2016赛季成为了第一支参加欧冠小组赛的哈萨克斯坦球队,与本菲卡、马德里竞技和加拉塔萨雷的6场较量,标记了他们为本国创造的新历史。

作为本土俱乐部的优秀代表,阿斯塔纳俱乐部已在近十年积累了近百场的欧战经验,足迹遍布欧冠、欧联杯和欧协联。

在这样的过程中,俱乐部的财政不断优化,外援阵容连续升级,本土球员也得到了更多的历练。

依仗于如此的良性循环,从来都是国脚大户的阿斯塔纳俱乐部,也自然对哈萨克斯坦国家队的进步发散了正向能量。

欧足联持续十年的“养狼计划”,已经真切地作用于哈萨克斯坦身上。

兴奋的哈萨克斯坦球迷。

时至今日,有了俱乐部和国家队的双重进击,国内的异议声基本烟消云散了。热尼利苏说:“如果对比一下哈萨克斯坦与亚洲足球,我们会发现哈萨克斯坦已经在足球基础设施方面领先了不少。”

“尽管没能在短时间内企及球迷们的期待,但我们确实采取了一些措施,希望能取得更好的成绩。”

在他看来,倘若要继续提高竞争力,哈萨克斯坦足球就要发起留洋运动,唯有出现更多有能力的留洋球员,这支国家队才会打出更高的上限。

半年多前,在哈萨克斯坦队面对丹麦队上演绝境逆袭后,一位当地电视台的解说员感慨万千地说道:“我们的足球真的很少经历这种欣喜若狂的感觉。”

而现在,随着欧洲杯决赛圈的门票不再遥远,哈萨克斯坦人已经拥有了畅想更多梦想和快乐的权利。

就像奥尔达巴耶夫所说的那样:“不会有人再轻视哈萨克斯坦足球了,在体育运动中,一切皆有可能,我们就是要努力到发生奇迹。”

责任编辑:腾飞
校对:张艳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