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新:新次元!超能力大决战》:用机甲怪兽片熬鸡汤-九游会真人第一品牌游戏合营

erma冯
2023-11-29 14:58
来源:澎湃新闻

《蜡笔小新:新次元!超能力大决战》(以下简称《超能力大决战》)的片名洋溢着一贯的“中二”气息,影片也一如既往地在搞笑中夹带着正经,在浮夸的背后暗藏严肃的表达。

“无厘头”喜剧片式微已久,观众得以在《蜡笔小新》系列里,重温这一类型片种癫狂又洒脱、放荡不羁却抽离清醒的独特调性。《超能力大决战》虽然将剧情年代设置在2023年的当下,但影片的气质是怀旧的,面向的观众既来自过去,又属于未来。

《蜡笔小新:新次元!超能力大决战》海报

电影照顾漫画的老读者和动画短片的老观众,用来暖场的第一幕自行车追逐戏,与剧情主线并不构成必不可少的强关联,但能迅速将观众带入《蜡笔小新》系列创设的家庭和社会情境当中。漫画和动画短片里那些受欢迎的配角们,在《超能力大决战》里尽管退居情节次要位置,也都做到了陆续悉数出场,并再度贡献曾经让读者和观众捧腹的标志性笑料。

以短篇漫画起家的《蜡笔小新》系列,其抛梗和接梗的看家本事早就练得炉火纯青,在《超能力大决战》里也依然驾轻就熟。观众从观影中获得的愉悦感,很大程度上建立在过去与《蜡笔小新》系列达成的默契基础上。

《超能力大决战》稳定提供观众最熟悉的那些标志性笑料

影片的主线剧情谈不上新鲜,所有的情节走向也没有出人意表之处。《超能力大决战》属于不需要,也不介意被“剧透”的电影。剧情仅仅是串联起笑料桥段的线索而已。观众知道影片当然不会用崩坏的情节带来惊吓和失望,相应地也就不苛求影片用跌宕的情节来制造惊喜和超出预期。《超能力大决战》的四平八稳,不应被认为是不思进取,实则是主创和观众的共同选择。

然而《超能力大决战》在创作者意图表达上,却也并没有完全选择“躺平”。影片借用了“奥特曼”系列的机甲怪兽片框架,烹制出来的鸡汤虽然是老调重弹,倒不失滚烫。

电影里的反派非理谷充,看得出来有《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的松子、以及华金·菲尼克斯饰演的“小丑”的影子,但显然影片没有意愿也没有必要用社会问题电影的深刻力度去刻画角色。选择几个剖面式的情节闪现,便足够完成这一角色的前世今生——当然没忘了夹带上嘲讽与批判一下日本特色的爱豆-粉丝畸形“应援”文化。电影更用纪录片念白的方式,数落出一长串的日本社会问题,为非理谷充的“黑化”缘由做注解,是为这部喜剧动画电影注入了社会议题。

《超能力大决战》借用了“奥特曼”系列的机甲怪兽片框架

《超能力大决战》里的反派,是个“废柴”版本的“小丑”

揭露问题和提出问题是社会问题电影的职责与使命,解决问题对社会问题电影就“超纲”了。《超能力大决战》更不可能用一部全年龄段的动画电影来完成这不可能的任务。因此影片在后半段的拖沓与崩塌,某种程度上是无法避免的。但影片用一种“蜡笔小新”式的天真,回避了直面这一创作难题,借力打力将“大决战”消解于无形。

观众当然知道“爱战胜一切”的口号如果仅停留在口号层面,并不具备实际效力,但电影仍然试图冲破弥漫在现实社会的焦灼和颓废气氛,并找到一条继续向上砥砺前行的出路。电影里认为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案,需要依靠家庭的勠力同心,以及传统美好价值观的回归。影片最后,蜡笔小新一家人将非理谷充带回家中聚餐,电影也在和谐欢快的氛围里圆满收尾。电影院不应是失意者的避难所,《超能力大决战》让观众笑过之后,能更乐观积极地走出影院的话,这碗鸡汤就没有白熬。

《超能力大决战》剧照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张艳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