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华英拐卖儿童案始末:多地流窜物色孩童,三年半作案8起-九游会真人第一品牌游戏合营

央视新闻
2023-11-28 14:29

1993年到1996年期间,余华英和同伙为了牟取利益,共拐卖了11名儿童。今年9月18日,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余华英拐卖儿童案作出一审判决,余华英被判处死刑。余华英不服死刑判决,当庭提出了上诉。 今天(11月28日)上午该案二审开庭。

9时30分,备受关注的余华英拐卖儿童一案在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杨妞花等被害人及家属作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到庭参加诉讼。

此案于9月18日在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对被告人余华英以拐卖儿童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害人亲属、上诉人亲属旁听庭审

贵州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余华英及其委托的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二审庭审中,上诉人余华英、辩护人和出庭检察员充分发表了意见,余华英进行了最后陈述。

被害人亲属、上诉人亲属、媒体记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各界群众旁听了庭审。

2023年9月18日,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对余华英拐卖儿童一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余华英为牟取非法利益,多次拐卖儿童,其行为已构成拐卖儿童罪。被告人余华英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虽有坦白情节,但其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应依法严惩。法院以拐卖儿童罪,判处被告人余华英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围绕案件事实、量刑等问题各方发表意见

二审庭审中,余华英对一审认定其拐卖儿童十一名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当庭认罪,仅提出了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其辩护人提出余华英有坦白情节,认为量刑过重,建议从轻处罚。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提出了附带民事部分判赔数额过低的上诉理由。贵州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程序合法,上诉人余华英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将依法择期宣判。

儿女被拐走,母亲原地摆摊27年等待孩子

11名被拐儿童的背后,是一个个家庭命运的改写。2016年,法治在线报道了一位寻亲的母亲罗兴珍,她的两个孩子华兰和华白在1996年时被人拐走,此后的二十余年,她一直苦守一个修鞋摊,盼望着两个孩子有一天能够回来。拐卖她两个孩子的人,正是人贩子余华英。

罗兴珍的邻居:二三十年了,从孩子走了,一直等孩子回来,都没等到。

被害人 罗兴珍:华兰、华白啊,你们在哪个地方?你妈妈和你爸爸实在是想你,你爸爸妈妈从你走了以后,没过过一天的好生活。

这是2016年,记者第一次见到罗兴珍时的画面。27年前,罗兴珍的两个孩子在这里被人贩子拐走。27年来,她在这里支起鞋摊,等待孩子归来。

被害人 罗兴珍:我就在那坐着,我又怕他回来,万一他来找我们,我在这个位置他能见到我的面。

除了摆摊修鞋,罗兴珍每天还要捡拾垃圾补贴家用。她的腰已弯,头已白。但是她内心的执念从未平息。

2016年11月,罗兴珍的寻子故事在《法治在线》栏目播出后,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网络上,天南地北的网友聚集在微信群里相互讨论,为如何帮助罗兴珍出谋划策,捐款捐物。

在都匀,很多热心市民也带着各种物资,来到罗兴珍的家里,在那个寒冷的初冬,为她送去温暖。

余华英落网之前,两个孩子始终没有消息

2016年12月,贵州、广东公安机关重新为罗兴珍夫妻采集了血样,录入dna数据库,希望早日能找到华兰和华白的消息。然而,时光匆匆,又是6年的时间过去,直到2022年6月余华英落网之前,罗兴珍一直没能等到两个孩子的任何消息。

被害人 罗兴珍:他们喊我放弃,不找了。我说我不放弃,我要找到我死那一天。没找到我的孩子,我就不安心。

2023年10月,法治在线记者在得知华兰和华白已经找到的消息后,再次来到了都匀。然而,此时罗兴珍的生活与七年前相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两个孩子找到后,一直还没有和罗兴珍正式相认。罗兴珍依旧摆着鞋摊,赚着一天不到20块钱的收入,等着两个孩子回家。

被害人 罗兴珍:以前身体好赚点钱就去找孩子,现在找到孩子了,但是孩子回到家他不认你,这是第一。第二,现在没有生意了,又加上身体病痛,我不知道这个事情怎么办,不知道我怎么走到这步田地来了,人贩子给我带来多大的痛苦,带来多大的悲惨,给我带来这么大的家庭破裂。

当年姐弟俩如何被拐走,一审庭审披露细节

今年7月14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余华英拐卖儿童一案。庭审中,华兰和华白当年被拐走的更多细节被披露。

公诉人:1996年7月份你带走的是两个男孩子还是一男一女?一男一女是两姐弟?

余华英:好像一男一女。

公诉人:那你曾经有没有从都匀将两姐弟带到邯郸去卖掉?

余华英:有。

公诉人:你将他们带到邯郸之后是找谁来介绍出卖的?

余华英:在“喜娘”家,小的在没在我不清楚,姐姐是通过“喜娘”介绍给她本村的一个亲戚,她这样讲的,我不晓得。

公诉人:就是在邯郸卖出去的,但是具体卖到哪里你不知道?

余华英:是的,

公诉人:这个姐姐当时你卖了多少钱?

余华英:3000块钱吧。

公诉人:姐姐卖了3000块,弟弟呢?

余华英:弟弟不记得。

将姐弟俩拐带至邯郸后卖给不同人家

公诉机关指控,1996年7月3日下午,被告人余华英伙同龚显良在贵州都匀市西园村小河边将华兰、华白两姐弟拐带至邯郸市后卖给了不同人家。

三年半作案8起拐卖11人,作案手段相同

除了华兰和华白,根据公诉机关指控,1993年至1996年期间,被告人余华英与同伙龚显良长期在贵州省、重庆市等地流窜,通过租住房屋、熟悉当地环境,物色合适的孩童进行拐卖儿童的活动,二人通过上述手段作案八起,将华兰、华白等11名儿童拐带至河北省邯郸市,通过中间人介绍,寻找收买人进行买卖,以此获利。

目前,余华英的同伙已去世,两名中间人已另案处理。

公诉人:从本案的行为后果来看,被拐儿童的家庭在孩子失踪以后,一方面要承受巨大的心理痛苦,另外一方面为了寻找被拐孩子也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那由此也会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因此,余华英的行为实际上会给受害人及家庭带来巨大的痛苦和打击,也给整个社会埋下不稳定的因素。属于罪行极其严重,建议对余华英量处死刑。

据法学专家介绍,我国《刑法》针对拐卖儿童犯罪历经多次修改,随着拐卖儿童罪的法定刑提高,打击力度也在不断加大。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陈永生:按照1997年刑法的规定,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基本法定刑就是5年以上10年以下的有期,在严重的情况下,还可以判处10年以上的有期、无期、死刑。因而现行刑法相对于1979年刑法的规定,应该说是大幅地提高。

犯拐卖儿童罪,一审判处余华英死刑

2023年9月18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余华英拐卖儿童案作出一审判决。 被告人余华英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一审判决后,被告人余华英提出上诉。2023年11月28日,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余华英案进行二审公开开庭。

责任编辑:刘雯
图片编辑:李晶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