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霍克尼肖像展重返伦敦:一场耀眼的生活巡礼-九游会真人第一品牌游戏合营

澎湃新闻记者 黄松 编译
2023-11-29 08:06
来源:澎湃新闻

2020年春天,英国国家肖像馆(npg)举办了近20年来首个以英国艺术家大卫·霍克尼的肖像绘画为主题的大型展览。然而,展览仅开放了20天,就因为新冠疫情关闭。此后,英国国家肖像馆关闭了三年,经历了一个多世纪以来最大的整修和转型。

澎湃艺术获悉,2023年11月,“大卫·霍克尼:生活中的绘画”重演了那场因疫情而中断的展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扩大版的展览凯旋归来。展览共展出约160幅用铅笔、粉彩、墨水和水彩,以及使用了35毫米相机和各种数字应用程序等工具创作的作品。除了之前展出的作品外,33幅丙烯肖像画于2021年至2022年间的创作,其中有他的自画像和歌手哈里·斯泰尔斯的肖像。

2021年11月22日,霍克尼《自画像》。

 “享受生活”听起来是一个简单而平庸的目标。但大卫·霍克尼的艺术表明,坚持这一目标并将其提升到理想状态,谁说这不是一种伟大的成就?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霍克尼一直将自己的天赋用于追求快乐,在他最新的展览展出的充满活力、热情的新画作中,他仍然致力于此——坚持自己的乐趣,并让他们看起来有趣。这幅快乐且令人接受的自画像出现在展览的开始,这是他最近一幅自画像。80多岁的他,看起来不再像年轻时那样特立独行,他穿着五彩千鸟格西装,戴着平顶帽,心满意足地坐在你面前,一手拿香烟、另一只手拿画笔。

在这趟快乐的旅程中,通过六十多年的人物描绘,庆祝生命和爱情的热情重新焕发活力。在他1961年的蚀刻版画《我自己和我的英雄》中,他身边的两位预言家是沃尔特·惠特曼和圣雄甘地——惠特曼的诗歌探索了生命的奥秘,而霍克尼向甘地展示了从他的脑海中浮现的“爱”这个词。

大卫·霍克尼,《我自己和我的英雄》,1961年

霍克尼还提到了甘地的素食主义。他早年也是素食主义者,他在布拉德福德一个自由的家庭长大,父亲是一位热情的和平活动家。霍克尼的父亲在1975年的画作《我的父母和我》中显得神气十足,全神贯注,而他的母亲则忧郁地凝视着观者。霍克尼站在他们中间的镜子里,金发碧眼,戴着眼镜,目光敏锐,穿着蓝色衬衫,打着领带。

大卫·霍克尼,《我的父母和我》,1975年

他们如何看待自己非凡的儿子?霍克尼是一个反叛的故事,他从小被培养成理想主义者,他的突破是对绝对个人自由的拥抱。他在美国发现了自己,在《浪荡子的进步》(a rake 's progress)系列中,他记录了这种觉醒的喜悦,这里完整地展示了他自己对1960年代初美国开放文化的描述。

霍克尼的享乐主义和自由意志是20世纪60年代的典型,以至于他在当下被误解。这次展览揭示了他的真实面貌——一个热爱美的人,他认为没有必要为发现美而道歉。

大卫·霍克尼,《浪荡子的进步》系列之“到达”,1961年1月

其中一个大展厅挂着他的朋友西莉亚·伯特韦尔(celia birtwell)的肖像。如果整个展览都是她,也足够迷人。20世纪70年代初,霍克尼住在巴黎,用蜡笔和彩色铅笔为西莉亚画了素描,柔和而充满渴望地唤起了迷人的美。她的头发自由自在地垂落,她穿着时髦的衣服摆姿势。这些肖像带着一种崇敬之情:从艺术作品来看,西莉亚似乎是霍克尼一生的真爱。他在一幅又一幅的肖像中为她编织了一段浓郁的浪漫——那些卷发、眼睛。男性艺术家痴迷于女性“缪斯”的想法现在被认为是对男性权威的压抑,但霍克尼的缪斯却让人感觉截然不同。

大卫·霍克尼,《西莉亚》,1971年8月,纸上彩色铅笔

事实上,霍克尼的“艺术英雄”在当下却充满争议。1973年,毕加索去世后,霍克尼立即为他创作了两幅版画。在《向毕加索致敬》中,霍克尼将自己描绘成一个专心的学生,向基座上的毕加索朝圣。在《艺术家与模特》中,霍克尼梦想自己是毕加索的缪斯。他赤身裸体地坐在毕加索对面的桌子上,毕加索正在将他的模特霍克尼与他对霍克尼的写生作比较。

大卫·霍克尼,《学生——向毕加索致敬》,1973

霍克尼神奇地吸收了毕加索的风格。《艺术家和模特》以其锐利的线条和肉感的阴影完美模仿了毕加索的蚀刻版画《沃拉德组曲》系列。霍克尼很想成为毕加索的画中人,但他却变成了毕加索——一旦你看到这一点,你就会发现霍克尼模仿毕加索的痕迹。

大卫·霍克尼,《艺术家和模特》,1973-1974

他们的共同点是欲望。毕加索的线条想要触摸并抓住每件事和每个人,抓住存在的本质。这种线条在霍克尼的画面中仍然存在。他用它来捕捉他的爱人格雷戈里·埃文斯在火岛上熟睡或放松的情景。霍克尼为埃文斯画的画大且大胆。

1978年,霍克尼笔下的格雷戈里

霍克尼在86岁高龄的时候,仍能以极具感染力的方式表达这种喜悦。这次展览的高潮是他在诺曼底为邻居和游客的一系列新作,这些画都是在疫情后完成的。这些新作品描绘了各种各样的主题——从唱片公司总裁克莱夫·戴维斯到坐在拖拉机上的园丁文森特·博凯奇,西莉亚·伯特韦尔和奥西·克拉克的成年子女也在其中。据介绍,霍克尼直接在画布上作画,没有任何底图,每幅画都需要两到三次才能完成。

霍克尼,《哈里·斯泰尔斯》,布面丙烯

英国男歌手哈里·斯泰尔斯就是其中之一,他的肖像在今年早些时候亮相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国家肖像馆当代藏品高级策展人萨拉·豪盖特(sarah howgate)说,唱片公司总裁戴维斯向霍克尼介绍了斯泰尔斯的音乐。大卫的拍档jp走近哈里·斯泰尔斯说:“你愿意过来坐下来照张相吗?”“所以他在诺曼底这个风景如画的小村庄住了几天,坐在大卫身边,我想他对这次经历感到非常兴奋,一切充满了色彩和生命。”这幅画完成于去年6月,画中他穿着一件明黄色和红色的开襟羊毛衫。

2022年6月1日,霍克尼在诺曼底工作室为哈利·斯泰尔斯,后为唱片公司总裁克莱夫·戴维斯的肖像。

 “我很高兴能在新的英国国家肖像馆为大卫·霍克尼重新举办这次大型展览,这兑现了我在2020年3月向大卫做出的承诺,我们在更好的日子里重返精彩的展览。”英国国家肖像馆馆长尼古拉斯·库里南(nicholas cullinan)在一份声明中说,“霍克尼是当今国际上最受尊敬和最知名的艺术家之一,看到他在过去几年里创作的新肖像,展示了他持续不断的创造力,这是对生活的肯定。”

“当时整个世界都关闭了,而展览还在那里,在黑暗中。”英国国家肖像馆当代藏品部高级策展人莎拉·豪盖特回忆说,她策划了两个阶段的展览。“很高兴它会有另一个生命。”霍克尼在布展期间来过四次。“其中部分画作第一次被展出,他非常兴奋地看到它们。”“他走进来,花时间和肖像画在一起,喜欢安静地看着他在这个展厅里的作品。”

世界经历了一场流行病,霍克尼在ipad 上描绘了诺曼底花园的春天,这些图片作为代表希望的图像被广泛传播。在他漫长的职业生涯中,这是一个新的绽放。

然而,这些肖像画如同霍克尼早期的作品一样复杂、精确和充实吗?当然不是。霍克尼的早期才华是毫无疑问的,就拿他在20世纪70年代为伯特韦尔绘制的非凡肖像来说。1970年,他在吃午饭时创作的一幅“精致”素描,“匆匆写就,但非常精确”。另一幅画描绘伯特韦尔头发的密密线条令人着迷。然而,明显的是,霍克尼最擅长的是使用简单而历史悠久的工具。

但霍克尼的新肖像依旧深深地打动了你。这是一个简单的,甚至天真的艺术家,以赤裸裸的热情做着他一直在做的事情,捕捉重要的东西。

注:展览将持续至2024年1月21日,本文编译自《卫报》《史密森尼杂志》等。

 

责任编辑:顾维华
图片编辑:张颖
校对:栾梦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