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目三”为啥能火到海外?记者深入广西、连线大v进行观察-九游会真人第一品牌游戏合营

沈晶晶、张蓉/@潮新闻
2023-11-29 13:11

​​科目三?乍一听,以为在考驾照。再一看,竟是一段舞蹈——

扭胯摇花手,潇洒小连步,搭配“江湖一笑”bgm。不用几秒,就能引得男女老少注目,齐刷刷打出评论“丝滑”“魔性”“上头”。

最初,它叫广西“科目三”。据说源于婚礼上载歌载舞的年轻人,后经改编和传播,一路从南方火到北方,从宝岛台湾火到日本、菲律宾、俄罗斯、英美等各国。

“科目三”究竟有啥魅力,频频能成流量密码?透过它,我们能看到当代年轻人怎样的精神状态?近日,记者深入广西、连线大v,进行观察。

跳“科目三”的年轻人。网络截图

“主打一个快乐”

“科目三”到底起源哪里?连广西人都很懵圈,“这舞流传好多年了,只不过最近火了。”

溯源到2021年发布的婚礼视频,来自横州市的媒体人却说,他们是转载“柳州新闻”的内容。柳州的小编又称,这是发生在南宁隆安县的事。南宁人辨认了一会儿,“最早可能在梧州流行。”

正当记者以为答案终于揭晓时,资深短视频平台用户、网约车司机黄师傅斩钉截铁地说:“一个小伙通过驾照考试,当场跳了段舞被拍下来火了,不然为什么无缘无故叫‘科目三’!”

线索一时指向婚礼,一时指向驾校,一时又指向柳州名为“路易十三”的ktv包房,实在扑朔迷离。

广西南宁街景。沈晶晶 摄

当然,甭管起源哪里,“科目三”在广西的知名度确实很高。11月25日,记者来到南宁最热闹的三街五巷,随机采访10余位市民游客。除了一人“没听说过”,其余人都说“知道”或“看过”。其中,还有一位来自池州的姑娘、一位学街舞的小伙当场表示自己“会跳”。

在当地一家海底捞时,记者也看到不时有店员应顾客要求、跳起“科目三”,手势舞中加入了切菜、削面等动作。店员小黎称,最近他每天跳二三十次,全国所有门店的人都在学。

怪不得,网友评价,广西人一生要经历三场“考试”,科目一是唱山歌,科目二是嗦粉,科目三是跳一套丝滑小连步。

广西南宁街景。沈晶晶 摄

那么,“科目三”凭啥能从广西走向全国乃至全球?

“主打一个快乐。”粉丝量近百万的抖音博主qc,本名钱辰,原是一名街舞老师,经常发布跳舞视频。看到“科目三”后,他也进行了尝试,最高的一条视频收到71万点赞,“没想到那么多人爱看、想看,评论区清一色的‘哇塞’‘好帅’‘有趣’。”

最近,他的直播间每天有一两千人涌入,一晚上几乎要跳近百遍“科目三”。跟风也好,解压也好,单纯喜欢也好,每个人都从中获得了独特的情绪和娱乐价值。“近期,‘科目三’在人群中的热度,不亚于之前的广场舞。”钱辰说。

钱辰发布的“科目三”视频。网络截图

甚至,11月24日举办的四川省首届街舞大赛颁奖典礼上,kod国际街舞精英挑战赛四届冠军肖杰也加入了“科目三”斗舞。滑步、扭胯、花手,加一串酷炫的锁舞动作,让人直呼:“世界冠军的科目三,就是不一样!”

“‘科目三’有火爆特质,背景音乐节奏感很强,带着京剧唱腔等中国风元素,动作简单易学,又有鲜明律动感。”肖杰笑称,自己60多岁的岳母,刷到视频时也会不由自主摇动身体。

肖杰跳起改编版“科目三”。受访者供图

有意思的是,“科目三”火遍全网之时,短剧流行全球,音乐节和演唱会“下沉”镇村,中国戏剧节、长三角文博会、浙江书展等也频频“出圈”。从阳春白雪到下里巴人,足以看出中国人精神文化生活的多姿多彩。

“让我找回自信”

最近,因为年轻店员卡着音乐节点左右摇摆、双手交叉叠换的舞蹈视频,“海底捞科目三”伴着火锅味,再次火爆全网。与此同时,“顾客吐槽海底捞科目三”等话题也登上热搜,引发网友两极评论。

事实上,分析“科目三”舞蹈动作,其中包含鲜明的“社会摇”元素。而后者,此前常被贴上“非主流”“土味”等标签。喜欢的人,一天不摇就心痒。反感的人,将它视为“审美沦丧”,是迪斯科文化在城乡结合部的产物。

但不管喜欢与否,从千禧年产生至今,它一度火热、又沉寂、再火热,表现出顽强的生命力,并产生了“广西摇”“青海摇”“西安摇”等诸多风格。相关社会评价,也从单一的“土”走向中立和多元。

“尽管尚未形成体系和理论,称不上是一种文化,但它已然成为一种风潮。”浙江传媒学院硕士生导师巩述林说,从嘻哈文化到二次元文化,每种亚文化兴起过程中,都经历过争论甚至嘲讽,“因为文化本质上是一个充满竞争和对抗的场域,发展过程总是充斥着‘碰撞’、‘收编’和‘抵抗’。”

当前网友尤其是青年群体对“科目三”的接受和热爱,巩述林认为,一方面作用于划分圈层,在共享“魔性”“发疯”等文化标记时,青年人的内群边界得以确立,另一方面也表明社会传播主体在迭代,从消费品牌到文化潮流,新生代群体有更开放、更多样化的视野,对新的现象接纳程度更高,也对喜爱的事物和文化充满自信。

李保田(左四)和团队成员。受访者供图

“跳‘科目三’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有魔力。拿着音响摇起来,这就是属于我的舞台。”24岁的自媒体博主李保田是山东烟台人,高中毕业后,他送过外卖,做过快递员,在ktv和餐厅当过服务员。

去年夏天,一位广西柳州的朋友教会他“科目三”舞步,他又自创了一套手势。今年8月开始,他每隔两三天发布一段团体跳舞视频,粉丝量迅速涨到近40万,还有全国各地二三十对新人邀请他们去婚礼现场表演,“父母给我取名‘保田’,因为他们只关心庄稼的收成,通过‘科目三’我走出了那块地,还有了更大的世界。”

采访中,几位博主还关注到,随着“科目三”成为流量入口,正有越来越多年轻人加入到创编队伍,有的可爱,有的性感,有的搞笑,也有的帅气。

“我想试试能不能将年轻人喜欢的、流行的舞蹈动作和专业街舞动作结合,花了一天时间创编,结果证明挺棒的。”肖杰说,大俗大雅、深入浅出,这就是群众创作的文化艺术的魅力。

网络时代的独特交流

“科目三”风潮不仅火遍大江南北,还一路顺着网线传到台湾,甚至漂洋过海,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日前,台湾霹雳舞舞者田晋瑜的“挑战科目三”视频中,有年轻人表示“全班都会跳”,连中国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都一边说着“很简单,小意思啦”,一边跟着示范摇起花手。

对此,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回应称,一首歌曲、一段舞步或一种美食会通过社交平台很快火爆两岸,比如之前看到的《孤勇者》《小小花园》《求佛》、螺蛳粉等,这是两岸青年在网络时代独特的交流方式,也是两岸融合发展过程中新的文化交流现象。

11月中旬,在合肥表演“科目三”时,和几位台湾人的偶遇也令李保田印象深刻,“他们连连赞叹,说自己很喜欢,当场兴奋地跟着跳起来。”

而在伦敦、在纽约、在莫斯科,起初只在留学生中传播的“科目三”,很快在海外青年群体中流行,大街小巷、不同肤色的年轻人们喊着“英区不大,创造神话”“俄区上分”等口号,相继加入pk大赛。

这种不在意周围人眼光,动作不受特定舞蹈类型束缚,跟着音乐自由随性地舞动,估计每个人童年高兴时都会来上一段。从这一角度讲,“科目三”是年轻人贴近生活的创作,是普通人的兴趣爱好、喜怒哀乐,也能引发全球人民的共鸣和共情。

“尽管存在文化和语言差异,但世界各国青年的生命热情、情绪表达有很多共性。‘科目三’契合了大众审美需求和情感需求,又带着全球网络文化‘基因’,它的易得性、可复制性、可传播性高,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文化环境进行改编,既能吸纳流行元素,也有自己的创新,因此得以在世界传播。”中国传媒大学传播研究院教授赵如涵认为。

犹记得,此前来自欧美的街舞、嘻哈文化,来自韩国的《江南style 》骑马舞、《nobody》女团舞等,屡屡在中国引发热潮。今天,“科目三”火到海外,其中既有tiktok等平台“出海”之功,也是随着社会经济不断发展,群众文化形式更多元广阔的表现,更是中国魅力和影响力的例证。

“与广场舞的海外传播不同,之前是属于华人圈子的‘自嗨’,‘科目三’真正掀起了中国流行元素的海外模仿秀,是一次全新的民间的跨文化传播和互动实践。”巩述林说。​​​​

责任编辑:刘雯
图片编辑:李晶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