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新闻|哈马斯释放部分被扣泰国人员,以色列何以聚集大量泰国劳工?-九游会真人第一品牌游戏合营

澎湃新闻记者 许振华 实习生 潘羽宁
2023-11-29 20:12
来源:澎湃新闻

11月28日,哈马斯方面按照与以色列达成的协议,释放了新的一批被扣留人员,包括10名以色列人、2名泰国人。11月29日,泰国副总理兼外长班比在以色列向2名泰国最新被释人员表示欢迎。

当地时间2023年11月28日,以色列特拉维夫,又有2名被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扣押的泰国人员获释,抵达沙米尔医疗中心接受医学检查。澎湃影像 图

以色列方面透露,来自泰国的2名被扣押人员是根据另一份单独的协议来释放的。此前,哈马斯也释放过一些来自泰国的被扣押人员。据新华社11月26日报道,哈马斯下属武装派别卡桑旅当日声明说,卡桑旅当天释放了第三批被扣押人员,包括13名以色列人、3名泰国人和1名俄罗斯人。在28日释放的2名泰国人之前,已有17名泰国人员获释。巴勒斯坦官方通讯社26日消息称,以色列当晚也释放了39名巴勒斯坦未成年人。

初步体检结果显示,被释放的泰国人员身体状况良好,没有人需要紧急医疗,每个人都可以说话走路,大家都很高兴能获释。已抵达以色列的班比将与获释的泰国公民一起回到泰国。“我很高兴能亲自欢迎刚刚(11月28日)获释并抵达特拉维夫医院的另外两名泰国人质。之前获释的17位泰国公民列队欢迎这两名同胞,给予道义上的支持,让人感到非常温暖。”

泰国人为何来到以色列?

泰国外交部11月27日表示,截至当日,还有15名泰国公民在加沙地带被扣押(28日的最新数字是13人)。泰国外交部声明强调,泰国热烈祝贺被扣公民获释,对所有参与到推进释放人员实现的有关方面表示感谢。此前,有39名泰国公民在哈马斯对以色列的袭击中身亡。

泰国劳工部通报称,在10月7日本轮巴以冲突全面爆发前,以色列约有3万名泰国劳工,多数人在当地农场工作。其中,约5000名泰国工人在加沙地带附近工作。以色列当局表示,截至7月,以色列约有11.9万名合法外籍劳工,而农业外劳几乎都来自泰国。

上世纪80年代末期,在以色列从事低薪农业的劳动者主要是巴勒斯坦人。人类学家、以色列希伯来大学研究员马坦·卡米纳(matan kaminer)研究发现,上世纪80年代开始,数百名主要来自泰国较贫困的东北部的农业劳工以“实习生”、“志愿者”等名义前往以色列务工,至1992年已累计数千人,由此逐渐形成稳定的外籍劳工社群。以色列政府当时认为,有必要采取战略措施,以避免在农业上过度依赖巴勒斯坦人。

2013年,泰国和以色列签署《泰国-以色列劳工安置合作》(tic)协议,以规避早前屡屡传出的“强迫劳动”、“剥削劳工”等丑闻再次发生。根据协议,泰国人在以色列的农业领域最长可工作五年零三个月;联合国联系组织国际移民组织(iom)负责泰国赴以色列劳工的招募和培训,由此取代了曾由泰国中介单方面控制的中介制度。

数据显示,泰国每年从在海外工作的公民那里收到超过50亿美元的侨汇。对这些远赴他乡工作的劳工而言,以色列的工资比泰国更高,每月在以工作薪水在5万至10万泰铢(约合人民币10163元至20326元)间。

蒙可(mongkol)是一名被哈马斯扣留的泰国人,他曾在7个星期里杳无音讯,让身处泰国的妻子蒂帕万·庞空(tippawan ponkong)非常担心。庞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的丈夫在以色列采摘西红柿已有3年,每月收入约为10613元人民币,是在泰国东北老家月收入的5倍。这些钱几乎都寄回了老家,用来支撑妻子和两个女儿的生计。

泰国劳工何去何从?

随着巴以冲突再次全面爆发,泰国政府敦促其公民回国,有约8000人乘坐撤侨航班回到泰国。尽管以色列在联合国大会上展示泰国工人遭哈马斯“斩首”的视频曾引起泰国不满,但出于对公民生命安全的关切,泰国还是对哈马斯表达了颇为激烈的“谴责”之声。泰国总理赛塔曾表示,泰国政府积极与多个国家政府协调,寻求确保泰国人质的安全和获释。

不过,泰国政府似乎缺乏和哈马斯直接沟通的渠道。泰国-伊朗校友会(thai-iran alumni association)主席勒蓬·赛义德11月27日接受采访时说,他们作为具有穆斯林背景的团体,与哈马斯展开了直接对话,因此确保了哈马斯在首次释放被扣人员时就释放了一些泰国人。泰国国会下院议长、来自泰国南部的穆斯林政治人物万·穆罕默德·努尔·玛早前召集了一批泰国穆斯林,这一团体10月在伊朗与哈马斯举行了非正式会谈,勒蓬·赛义德也参与了这一临时团体。

勒蓬说:“如果泰国仅依靠外交部或向其他国家寻求帮助,那么泰国公民跟随第一批人质获释的可能性就会非常低……10月的伊朗会谈上,我们表示泰国人不是巴以冲突的当事方,有关人员应该被释放。”他还表示,美国、德国和法国等其他国家有着更大的影响力。

不过,也有消息人士称,泰国外长班比10月31日对卡塔尔的访问起到了更大的作用,卡塔尔、埃及是从中调节的力量。伊朗也称,该国促成了人质释放。哈马斯则表示,释放泰国人质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努力的结果。

泰国外交部发言人11月18日表示:“我们从一开始就向包括卡塔尔、埃及、以色列和伊朗在内的所有方面提供了(被扣人员)名单……不同的有关方面都会对哈马斯产生不同的影响。”

随着越来越多泰国被扣人员获得释放,以色列的泰国移工经济生态未来动向引人关注。这些农业劳工往往来自泰国较为贫困的东北地区,为前往薪水更高的以色列工作还要向中介支付高昂的介绍费用,不少劳工已为此欠下了债务。

蒂帕万·庞空接受采访时说,她不会允许丈夫蒙可再次前往以色列工作。“我不会让他去。我不知道他还想不想去,但如果他问我的意见,我会告诉他我不会允许他去。”蒂帕万说。直到最近,她才辗转了解到蒙可曾被哈马斯扣押,并已于近日获释。

对以色列而言,该国国土有很大一部分是沙漠,却凭借先进的水利工程技术以及大量的尤其是来自泰国的农业劳工建立起了良好的农业生态,种植了数百万吨的水果和蔬菜。如果大批外劳离开以色列农业,该国的农业发展或将受到冲击。

冲突爆发后,一部分在哈马斯袭击中幸存的泰国劳工表示将离开以色列,他们担心,身为外国劳工,自己在以色列的生命安全无法得到保障。袭击、逃跑、被扣押等经历也给他们带来了严重的心理创伤。然而,即使回到泰国,这些农业劳工也要面临债务和找工作的难题。考虑到种种因素,还有一些泰国劳工不愿放弃以色列相对高薪的工作。

泰国劳工部已表示,将对被释放的泰国工人提供照顾和便利。11月26日,劳工部顾问以及官员前往以色列沙米尔医疗中心医院看望获释的14名泰国人员。11月24日至25日,泰国劳工部人员向以色列社会保障办公室提供了协助,后者的工作人员正在准备文件,以便泰国工人从被扣事件中获得赔偿。劳工部的人员也为医护人员提供帮助,以为泰国被扣人员提供身体和心理的健康服务;他们还要与劳工的雇主和同事进行协调,并根据以色列劳动法为这些泰国人维护资产、安全上的有关权利。

泰国劳工部称,将尽力在各方协调下促使在以被扣人员尽快获释、返回泰国、与家人团聚。同时,泰国劳工部还将帮助在海外工作的泰国工人申请基金福利,在前往以色列工作之前参加过社会保障的泰国工人也将获得对应的福利。此外,劳工部人员及福利机构团体将前往泰国出国务工人员所在地区,与泰国工人的亲属进行交谈,以了解更多信息,并为其申请福利提供便利。有关基金会还会根据需要,为泰国工人寻找新工作或职业培训提供帮助。

责任编辑:张无为
图片编辑:朱伟辉
校对:丁晓
网站地图